漫画大全之无彩翼漫3d

      “啊——!”

      “铛!”

      沉闷的金属对碰的声音,半身蜘蛛刚想追击,一发火球便迎面而来,打断了连击。

      半身蜘蛛冲着那些魔导师们发出尖啸,产生无形的精神冲击环。

      面甲下,维斯特面容严肃,将特大剑举在眼前,看着上面的凹坑,略微放松下手臂肌肉,缓解刚才硬刚一记的酸麻感。

      “力气很大,反应灵敏。”

      低声沉吟,维斯特把剑举起,左手向上一抹。

      “火|附魔—附着!”

      整把大剑就“唰”的一下被熊熊红焰覆盖。

      对于专职战士来说,附魔是一种比较容易掌握魔法型武技,如果直接让他们搓火球的话,那也太难为人了。

      大类魔法的学习是需要大量的时间,而战士则需要大量的时间去磨练身体与意志,以提升战技威力,久而久之,同时掌握大类魔法与战技的冒险者就越来越少。

      但魔法的便捷性毋庸置疑,久而久之,便有人开发出了小类魔法这种深受近身职业与家庭主妇喜爱的魔法类别。

      说是小类魔法,实际上就是些不成体系的、实用性很强的小魔法,甚至你在街头买本小类魔法大全,翻翻书就可以学会,其中就包括清洁术、千里眼等等,但这里特别要提的就是“附魔”。

      在长久的实战检验中,“附魔”从小类魔法中脱颖而出。

      附魔对使用者的要求比那些个照明术要高很多,但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正因为它可靠稳定的投入与收获成正比,所以它的内容被一次次扩充,甚至接近大类魔法的规模,直到被魔法派别认可,纳入魔法教授行列。

      “轰!”

      挡住一记猛击,维斯特周围三四米的地面向下一凹。

      “唔!”

      闷哼一声,随是如此,但维斯特动作不停,身子一矮,以一条腿为支点,腰部发力,将大剑从受力点划开,卸开部分力道。

      “爆发!”

      手臂的肌肉肉眼可见的隆起,撑的臂甲涨圆了一拳。

      特大剑被抡出半圆,这一剑的速度,甚至可以跟魔导列车相媲美。

      直到,

      “嘭!”

      “噗!”

      半身蜘蛛的利刃蛛腿在地面上拖出近一丈长的沟壑,人类部分的面具下,缓缓透出一抹殷红。

      这是开战以来,它第一次被打退,剑上的部分火焰,顺着刚才的攻击附到它身上,这时还在不断烧灼着外壳。

      人脸向下低头,尝试甩甩腿,试图甩掉火焰,但显然是没用。

      既然甩不掉,那它也不再理会,反正造不成多少伤害。

      “嘶!”

      发出无意义的嘶鸣,突然间,它抱着头惨叫起来。

      “嗯!?好机会!”

      阴影中的男人霎那间睁开双眼,将右手搭在刀柄上。

      “居合—断流水!”

      这是还没有来到这片大陆之前,在狄年少游历之时,曾跟随过一位异乡浪人学习过一段时间,之后他的刀术风格就深受其影响。

      这些年,他在这些刀式中逐渐加入了自己的体悟与理解,与那浪人的居合虽然形似,但其中的内核,却完全是另一般模样。

      曾经那浪人告诉他,用刀切开流水,便是宗师。

      但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他一刀将整个瀑布分开。为了纪念那一刻,狄将这招命名为断流水。

      阴影遁术被瞬间划破,因为刀快到了极致,所以仅能看到一条细细白线。

      白线好像瞬移一般,从一边一下子出现在了另一边。

      “喀。”

      缓缓将刀柄收入鞘中,狄的表情却不像是那么轻松。

      在刀刃划过它头颅的瞬间,狄感觉像是砍到了空气,没有任何的阻力,刀锋就切了过去。

      “不对劲......”

      “啊——!”

      尖锐的啸声肉眼可见的一圈一圈的向四周荡漾开。

      战场中心的众人虽说早有准备,但看着模样,这尖啸声并不像是攻击手段。

      “这邪念,不对劲啊。”

      金边白袍下传来几句低吟,随后精神力沟通其它几人,

      “做好精神防护,这次的邪念非常......”

      话还没说完,半身蜘蛛的惨叫突然停止,双手无力的摆在身前,头颅低垂着。

      一时间,场面静的诡异。

      “喀啦——”

      紧紧包裹上半身的外骨骼一片片脱落,露出其下的人体。

      第一片脱落之后,像是连锁反应一般,其余的纷纷随着黏液滑落。

      面具,在一阵嗡鸣声中,缓缓掉落。

      “什么!!!”

      维斯特看清了面具之下的脸。

      虽然上面还沾着紫黑色的黏液,但这张脸,维斯特寻找了很久很久。

      “蕾妮......”

      男人失声,坚硬的手甲被他捏的咯吱咯吱作响,面甲下,两眼红光闪烁着。

      “为什么!”

      维斯特忍不住一步一步靠近半身蜘蛛,刚才的一瞬间,他无数次的怀疑是不是眼花了。

      “为什么!!!”

      但显然,对一个顶级战士来说,眼花是几乎不可能的。

      “我要是你,就不会往前走了。”

      白袍人按住维斯特的肩膀,用不男不女的声音说着。他不能看着一个重要战力在这个时候失去斗志。

      “......”

      面甲下传来牙齿摩擦的声音,男人紧紧握住特大剑,像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怒火、质疑与悲恸。

      “呼——呼——”

      反复深呼吸几次,看着那张熟悉的脸,颤抖着说道,

      “我没事,我很冷静。”

      “......”

      白袍人没说话,轻轻拍拍男人的肩甲,就这么暂时站在他身旁,防止他干傻事。同时,袖子中开始准备术式。

      “蕾妮......是我对不起你。”

      将特大剑竖起,握柄举到与肩同高,笔直的拿在手上。

      熟悉维斯特的人都知道,这是他认真时的起手架势。

      “喝啊!”

      狠狠的跺了一下地面,留下一个半米深的大坑,面甲下的男人眼中红光闪烁,高高弹起,卷起巨大的风压,向下斜斩!

      此时的半身蜘蛛像是没有觉察似的,仍然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已经失去气息。

      “愿你灵魂归于宁静——”

      维斯特闭上眼,默默颂出葬礼上最富有含义的一句话。

      虽然不知道半身蜘蛛发生了什么,但,

      “斩!”

      这是维斯特最朴实无华的一剑,却是带来异常恐怖的伤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