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高h

      听见“砰!”一声急响,虞寞豁的一下转头朝声音来处看去,瞳孔里正好映出枪口绽放出的金色火花,霎时之间,一团白光如火苗般从金辉中透射出来,在眼中燃烧成冷焰。

      这短暂的刹那之间,子弹声还在嗡嗡震响,岳渠吓得大叫一声,戎烈的话音也还没有结束,各种轮胎、引擎、叫喊声混杂在一起,冲进虞寞耳中,她似乎如梦初醒一般,整个人的脸色变得凛冽。

      但是虞寞坐着一动也没动,眼看着子弹极速飞来,若不在一瞬间抵挡或躲开,一条命也就交代在这里了,可枪械子弹的杀伤力和速度,又岂是能轻易破解的。

      突然在一片混乱之中,急促又尖锐的响起“噌!”的一声金属音,虞寞双眼中看见半空中陡然如闪电般划过一道淡蓝色的剑光。

      “叮!”的一下,子弹在半空中硬生生的撞上这道剑光,随后弹出,折了个轨迹,从虞寞的左耳旁边气势汹汹的划过去,打落一缕乌发后,咚的一声击穿玻璃。

      与此同时,对面监察府的车窗里,开枪的短发年轻男子,在看见虞寞目光的一刹那,突然面孔狰狞,张大嘴巴,眼睛瞪得翻出白眼,随即失去重心趴倒在窗上,车里有一双手伸过来拍他,但他一动也不动。

      这是一瞬间的事,戎烈还完全来不及反应,等到下一刻,才后知后觉的转过头问:“怎么了?!”

      一转头,陡然见虞寞脸色凛冽,瞳孔里又燃烧着方才在海边那种异样的寒光,这双目光照在他脸上,让他情不自禁的打个寒颤。

      “烈……我……好……”

      虞寞的嘴唇微微颤动,发出这一句吐字含糊又冰冷诡异的声音。

      戎烈没听清说的什么,如果不是她嘴唇颤动,也根本辨别不出声音是从她口中发出的,这个脸色再加上诡异的声调,戎烈不自禁的起了一身寒毛。

      怎么了这是……妖精……果然很吓人啊……戎烈暗自慨声感叹。

      “嗡——嗡——嗡——”

      突然响起一串急促的汽车引擎声,从不远处传来。

      戎烈转回头,只见迎面冲过来一辆全身深蓝色的小车,在太阳下闪着耀眼的反光,车子速度奇快,朝这边似虎狼一般当头冲来。

      “哟呵?还有帮手?”戎烈觉得有点意思,打算跟对方玩玩,毫不减速,等他靠近了就跟他比一比车技。

      正在此时,监察府余下两车已经追上来,跟方才一样,一辆跟在后边堵道,一辆在旁边并驶,加上前方正以逆行方式急速奔来的蓝车,又形成一股前后右夹击的阵仗。

      戎烈有些烦,不打算客气了,身体暗暗发力,一股热气翻涌起来。

      就是这种感觉,果然挨了雷劈后,掌握了什么神奇能力,可以把力量转化为电光发出身体,有意思,等对面一过来,就问候他一发惊雷。

      然而,蓝车在相距不到两百米的时候,却突然并到旁边的车道上,气势汹汹的朝监察府红车当头撞上去。

      “什么意思?”戎烈不由一惊,“难道是我的帮手?”正蓄力待发的一道雷电便即按捺未发。

      又是“砰!”一声响,两辆车凶猛的撞在一起,蓝车这一下既快又猛,监察府虽看到了但完全反应不过来,来不及躲开,登时就给撞得虎躯漂移。

      说也奇怪,分明是比小车坚挺的皮卡,却受不住撞击,在道上连续转了几个三百六十度的圈,还没有停下来,只听几声“蹭!蹭!”的金属音,半空中又闪出几道蓝色剑光,如电般劈了过来。

      “嘣!嘣!轰——”

      一瞬之间,剑光几乎同时刺中监察府的轮胎,两辆车登时各爆三个车胎。

      由于冲击力太大,车速又快,导致整个车子直接甩尾翻滚,朝路边草地摔出几个惊心动魄的跟头之后,才终于冒着烟的停下。

      戎烈看得目瞪口呆,而旁边的岳渠已经崩溃到生无可恋,咋回事儿啊,撞一辆车,倒了两辆?倒霉啊!连监察府都对付不了,恐怕今天没法儿活着走下这趟贼车……

      戎烈很同情的拍拍岳渠肩膀表示安慰,但是不得不称赞:“干得漂亮。”随后笑着转过头说道:“原来你在这儿还有帮……”

      话没说完,只见虞寞在后面仍然脸如霜冰、目射寒光的瞪着眼睛,不禁又是寒毛一耸,说不下去了,转回头不再看她。

      车子仍然在路上行驶着。岳渠没看清方才是怎么回事,戎烈却把几道半空杀出来的剑光看得分明,看来不只是自己有异能,也好,这样才比较好玩。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要帮忙,就冲他这身手,戎烈也打算打个招呼。

      “砰!”

      可是还不等开口,车子突然猛烈的震了一震,戎烈一愕,原来对方并不想打招呼,解决完监察府后,快速在路上调了一个头,毫不客气的撞了过来。

      原来是敌非友啊,戎烈笑了笑,好家伙,有意思,也不跟他客气,油门一踩,方向盘一打,冲着蓝车后尾,利落的回撞过去。

      “咚。”的一下。

      很奇怪,蓝车突然又比不上皮卡坚挺了,直接给撞得在路上滑行,戎烈笑了笑,正准备趁势追击,哪知那蓝车竟然不还手,轰的一声,油门一加,顺着路就飞也般的,溜走了。

      “干嘛呢?闹着玩儿?”戎烈有些不太愉快,这时听见虞寞的声音:“追。”

      回头一看,只见虞寞双眼中的寒光已经黯淡,脸色也和缓下来,恢复到平时面无表情的样子。

      呼……戎烈不禁吁一口气,从来没觉得一个人没表情的脸可以如此亲切,方才她那副样子实在过于可怖,也不晓得谁把她惹到了,还是问一问:“你……没事儿吧?”

      “嗯?”虞寞疑惑的看着戎烈,不太明白他在问什么,懒得理会,道:“我没事,你再不追就有事。”

      “呃……好的。”果然问也是白问,戎烈也不管了,追人比较重要,决不能让对方逃掉,脚踩油门,轰然起追。

      “那个……”岳渠没有放弃求生,“大哥……前面四十多公里到八海城……我家在这附近……不如我先……下车……改天再一起吃饭……?”

      “闭嘴。”

      还不等戎烈说话,虞寞先冷冷的瞪岳渠一眼,岳渠登时心胆俱寒,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了,戎烈同情的给了他一个“我懂你”的眼神。

      而蓝车的速度实在太快,它是一辆跑车,就算戎烈的油门踩到底也完全追不上,堪堪追了一路,还是被远远甩在后面。

      蓝车的举动十分奇怪,一直保持着一定距离在前方行驶,这个距离在戎烈视线内,却不在攻击范围内,实在让人没辙。

      虞寞看出端倪,说道:“他不想甩开咱们,弄他。”

      正在这时,车子跟着驶进一座隧道中,四周光线一暗,戎烈和虞寞同时眉头一皱,只见车头上闪烁着一道浅蓝色剑光。

      “小心!”戎烈话一出口,陡然间一个人影豁的出现在车前方。

      “砰!——”

      一声大响,来不及躲开,车子以一百八十六的车速直接朝那人影当头撞上去,岳渠吓得抱头惊叫,戎烈在这一瞬间下意识的松开踏板,虞寞则依然淡定的紧紧盯着前方。

      但是,车头没有撞在人影身上,而是撞在了他正面抬起来挡在车头的右手掌上!

      如此巨力的撞击,竟用一只手就挡下来,车子在冲击力的作用下,竟然没能再往前挪动一尺一寸,那人的身子还稳稳的站在当地。

      不可思议……

      由于戎烈瞬间放开了油门,车轮在一番惯性的极速转动后,慢慢变缓,终于停下,随后嗡嗡的引擎声响起,蓝车在隧道里逆行回来,停在那人影身边。

      “厉害……”

      戎烈忍不住惊叹,就连虞寞也不禁露出呆滞的表情。

      微黄的灯光下,能够看得分明。

      眼前是个相貌古怪的年轻“人”。

      一头雪白色长发,不扎也不束,柔顺又有光泽,额头上生了一对水色鹿角,剑眉星目,脸色却苍白如透明,炎热的七月天里,竟披一身月白挂绒毛的大鹤氅。

      当车子停下时,他的脸上露出浅浅微笑,打起招呼:“想不想要坐跑车?”

      是男子的嗓音,音色和音调都温润如玉,加上他和煦如光的微笑,让人一听之下,便觉如沐春风一般。

      话音一落,蓝车的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同样相貌古怪的男子,穿一身白底红纹的锦衣长袍,一头明艳的红色短发,头上生了对赤色尖角,火红色的眼眸,眉目间英气逼人。

      一走下车,他便抬手指向岳渠傲然道:“麻溜的离开。”

      岳渠感动得痛哭流涕,一想这肯定是监察府派来的正义使者啊!激动的应道:“多谢大哥!”又似有不舍的朝戎烈道了个别:“大哥……您保重,再见!”下车飞一般的跑出隧道。

      戎烈和虞寞没有阻止,同时开门下车。

      也曾听说过,世上不少关于妖精的传说,但从未亲眼见证过传说真假,到此时才真正见识到,原来世上真妖精,长得像人,还能徒手挡车,挺厉害的。

      不过两人丝毫没有如临大敌般的紧张,反而很兴奋。

      虞寞颇有兴趣的盯着对方看,觉得老爹的第五仙境,果然是个有意思的地方。

      戎烈也来了兴致,初来异地,玩到新鲜玩意,还遇上身手不凡的妖精,打算和两个妖里妖气的男子玩一玩。

      “哟,二位这身打扮够别致啊。”戎烈先打个招呼。

      “二位也还不赖。”红发男子也对他们打量一遍穿着相貌,这身打扮,跟第五仙境的居民们实在格格不入。

      “承让承让。”戎烈微笑,“不远万里,好巧不巧,二位姓名?”

      “不便相告。”红发人还挺神秘。

      “所以,遛我?”

      “你打人,还抢车……咳咳。”白发人作出解释,可是说完话却轻轻的咳嗽几声。

      戎烈瞧他方才明明一股徒手挡汽车的凶猛气势,却突然变成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摇了摇头,道:“就这?”

      “还有一条。”白发人平息下来,补了一句,“无照驾驶。”

      “看来二位是官府咯?”

      “那不能。”红发人笑道,“官府方才给咱溜没了。”

      “哦~”戎烈一拍脑门,“不是官府,就是强盗。”

      “咱们可没抢车。”红发人不打算继续寒暄下去了,伸手指向虞寞,道:“总之,这位姑娘要跟我们走一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