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lani

      省国旅大楼在一条主干道的十字路口上。吴烟雨经常路过这里,却总是仰头望望,不知道里面是啥样。她到了大楼的门口,下了自行车,左顾右盼地寻找存车子的地方。发现不仅没有存车处,连大玻璃门也是关着的。她愣怔一会,忽然发现大楼旁边有一条小汽车出入的路,心想可能有后门。果然,等她绕到大楼后面时,一个停车场展现在眼前。大楼后门不时地自动开合着,开合的玻璃门像两块磁铁,每次看着快要撞在一起的时候,突然又弹开了。吴烟雨把自行车放在一个墙角,缩手缩脚地想往弹簧门前蹭。正犹豫着,有两个人从她身后匆匆走过,一个带着磁性嗓音的男人说一句:“你先去叫一下罗大凯,让他来一下我那儿。”

      吴烟雨心里一动,心想这两人一准是省国旅的人。再看看刚才说话的中年男子,圆圆的脸上一双细长眼睛侧目时,闪出一道锐利的光泽。吴烟雨战战兢兢地小心跟着他们走,进大门时果然传达室没人问,也没人向这边多看一眼。

      吴烟雨不远不近地跟着到了电梯跟前。圆脸中年男子身子不动,眼睛无意地向吴烟雨这边瞥了一眼。等吴烟雨慌忙把目光躲开再回头时,突然电梯门一开,中年男子两人已经进了电梯。吴烟雨刚想抢步上前,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待吴烟雨乘旁边一部电梯上到六层,小心翼翼地出电梯时,心里已经充满了自卑。原来对表哥罗大凯和其所在单位的印象只是高雅高贵,现在又增添了清高高不可攀。她正想打听一下罗大凯在哪儿办公时,从走廊一头出来两人,吴烟雨一眼就看见了后面一人是罗大凯。罗大凯正和另外一人说话。他显得有点急,说:“嗷,秦局长已经去局里上任了?我是昨天才回来。我也是刚听说,”他低着头走路,仿佛走廊大理石地板上写着字。快走到吴烟雨跟前时,微笑着的吴烟雨忙叫一声:“哥。”

      罗大凯似乎一愣,也许由于走廊里逆光的缘故,等他看清是吴烟雨时,竟然毫无表情地说:“嗷过来了。你先等我一会。”走出两步又回头说,“是不是孩子上学的事?要不你到我们部里等等,嗯行,在这儿也行。”罗大凯用手指指走廊一头。

      吴烟雨在走廊里来回走了几步,两个门上的牌子吸引了她,一个门上挂着外联部,一个门上挂着美大部。她呆呆地凑近看时,突然一个门拉开,走出一个高个子男子,看吴烟雨一眼。高个子男子刚走出几步,侧面一个楼梯门一开,是罗大凯。高个子男子马上站住,神秘地和罗大凯低声说:“去秦总那了?”说着话时,和罗大凯年龄相仿的高个子男子回头看一眼吴烟雨。罗大凯马上说:“没事没事,找我的,亲戚。”

      高个子男子似乎没再避讳,依然低声说:“秦总和你怎么说?”

      罗大凯嗨一声:“说他已经知道了我的事,问我怎么想的。”

      “你怎么说?”

      “我?我只能照实说吧。还能怎么说?”

      “所以呀,我早就劝你三思而行,你不听。我觉得秦总还是挺重视你的。他找你谈话,本身就说明,他觉得你走是个损失。”高个子男子说着把手往罗大凯肩膀上轻轻一拍。

      罗大凯显得有点无奈,把手一摊:“是啊,秦总,现在应该叫秦局长了,关键是他一调走,到局里当领导了,哪还能顾得上咱们这些干活的。不过,你没事,你有背景,没人敢动你。”

      高个子似乎不想听这话,又轻轻扶一下罗大凯肩膀,说:“完了再说。我赶紧去机场一下,鬼子又来了。”

      罗大凯一听呵呵笑:“是吗?鬼子又来了,又是亲自来踩线?”

      高个子回头问:“大西洋这月是不是又要到?”

      “对呀,大西洋老赖一来,我们就得忙……。”说着,他突然闭上嘴。喉咙的喉结像卡在脖子上的骨头,使劲上下翻滚一下,吞咽下了什么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