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免费观看的欧美

      “自由射击!自由射击!”乔中尉大声喊道。

      很快,随着敌军已经接近到了400码,在乔中尉的指挥之下,士兵们操起步枪开始射击,一时间此起彼伏的步枪声丝毫不弱于一直怒吼的重机枪。这之前,我已经调摃整了三次标尺,大约的估计了一下,已经射倒了不下二十名敌军。

      我依旧在不断的瞄准射击,亨克中士始终在为我填弹。慢慢的,我进入劄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浑然不觉落在四周的炮弹。

      而就在我再次扣下扳机的时候,亨克中士猛的将我拉下了战壕,并把我压在身上,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把我震的晕晕乎乎的。等飞到空中的碎物散落下来之后,亨克中士拍着身上的泥土从我身上爬起来。

      我也翻身坐起,心有余悸的对亨克中士道谢:“谢谢班长!”

      看来自己冲动的毛病又犯了,如此不管不顾,我将活不到战争结束!看来自己要时刻进行反省了。

      遞亨克中士对我挥挥手示意不必多说。我们俩从新爬上战壕射击,却发现自己修的射击孔已经被炸飞了。而身边几个被刚刚炮弹炸倒的同僚有的倒在战壕惨嚎,有的已经失去了生命懶。法兰克的腿被弹᷋片击穿了,我看到了他被医疗兵向后拖的身影。

      法兰克那家伙是我的邻居,自然要比其他人亲近一些,他꾸的负伤让我有些担心。不过也好,只要到了后方,他的똦命反而是能保得住的。但我依旧觉得一股气憋在心底,我重复着上弹射击的动作,两眼杀得通红。

      显然没有后世坦克这类装甲战车作为矛头,战壕并不是那么好突破的,在我们的全力防守之下,进屢攻了近一个小时的崔凡克联邦军终于退却了。

      趁敌军进攻⺵的间隙时间,我们赶快整修战壕、补充弹药。连长乔ૻ中尉在统计损失情况,这一战,只我们连就损失了二十三个人,其中阵亡了十一个。祙减员超过了20%。这还没有计算只鐛是擦伤的那种轻微伤的结果。

      而我们班比较惨,损失了四个人,两人是被之前差点炸到我的那颗炮弹当场炸死的,一ூ人被流弹爆了头⊰,法兰克只是被弹片击中了大腿,算是比较幸运的了。

      我知道我欠亨克中士一条命,如果不他将我从战壕上拉了下来,我现在也许已经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不甘心的崔옵凡克联邦∮军很快展开了第二轮进攻,躲避过炮击之后的我们重新回到战位瘟,我通过简单修复的射击孔继续重复着机械的射击动作,不断有崔凡克␹联邦军的士兵倒在阵地前鏯方冲击的路上……

      崔凡克联邦军的第二波进攻显得有些乏力,很快便被击退了。这种与我原来所在的世界一战类似的战争方式显然对于防守方更为有利。

      两战之后,我们与二十五步兵团换了防,返回二线阵地休匩整。我和杰克一起吃午饭时,杰克和我说起歱他很担心法兰克,我也是一样。于是吃过午饭后,我和杰克向亨克中士告假去野战医院去看望法兰克,没想到亨克中士想了一下决定陪我和杰克共同去野战医院看望微法兰克。

      还好法兰克只是被炸伤了大腿,并没有伤到动脉和骨头,包扎后的他躺在床上,等待着卡车将他㗜拉回后方的肯登堡。

      看着躺在床上的法兰克,我和杰克不断的安慰着他,享克中士则和他讲,他很幸运,也许伤好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这样至少不会丢了性命。

      可能是觉得亨克中士的话很有道理,法兰克的心情看上去好了很多。 㸘

      不过腿上的伤痛让法兰克龇牙咧嘴,我知道他一定很痛。不过没有办法,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止痛的吗啡。但这又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因为즭那个东西上了瘾的话也很麻烦。 ︘

      我们安慰了他之后从帐篷出来,准备返回驻地。却见我们的连长乔中尉陪着皮特中校统计着损失情况。エ他们见了我,快步走了过来。我们马上向他们敬礼。

      “大卫,你的铃铛起了大作用!我已经向上级汇报过了,奖뀓章会很快就发下来的!”皮特中校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对我说道。

      我知道他并不开心,我们二十六步兵团损失不轻鳍,只一个上午就损失了20%左右的쒃人员和装备,一些新兵也被吓丢了魂。

      不过做为臔进攻方崔凡克联邦军损失更为惨重,一个上午的进攻,就在我们的阵地前方扔掉了两个嚰团。

      此时乔中尉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皮特中校汇报道:“我们的列兵大卫还是个神枪手呢,今天上午的战斗,倒在他枪下的倒霉蛋超䧬过了四十人!”

      此时亨克中士凑到乔中尉耳边说了些什么,乔中尉改口笃定的道:“四十七个!” 橞

      皮特中校听后眼神大亮:“乔,真的吗?”

      乔中尉看着亨克中士,他是不可能在战场上时刻盯着我的,他需要照顾好自己负责的整个防御地段。

      “应该没有错!”亨克中士立正回答道:“中校先生,大卫从700码的걳距离开始射击,我一直在关注他的情况!”

      “700码?嗯……很好!”皮特中校对亨克中士道:“我改变主意了,现在把大卫调到我的团部!通讯兵今天阵亡了两名,让他过来补缺。”

      然后对乔中尉道:“手续你去团部办帉一下!”

      乔中尉立即立正:“是!”

      ⩢ 就这样,我在只参加了两次战斗后便成了团部的人。在皮特中校的招呼下,我跟廃着他去ᢼ前线与二十五步兵团团部进行沟通去了。

      离开的时候,我回身偷瞄了一眼亨克中士,他并没有表现出失落,还冲回头的我微笑着招招手,这让我有些愧疚的心里好过了很多擋。

      希望他能活到战争结束吧,这该死的战争!

      换防后的皮特中校是不需要再去前方的团部的,但二十五步兵团的团长艾伦少校之前是皮特中校手下的营长,他们的关系不错,皮特中校放心不下自己ྲ的老部下,坚持去看看艾伦少校。

      ߸ 艾伦少校也是在换防前刚刚调任二十五步兵团团长的,至于少校军衔任团长在和平时时期是不多见的。但在战争年代,则比较常见,有扩军的原因,也有因为原来的军官伤亡的原因。

      是的,战争年代中下层㕨军官的消耗也是很大的,特别是连排一级昏。因为一直在一级指挥战斗,伤亡率并不低于普通士兵。잓

      团营一级的军官要稍微安全一些,但死于炮击和流弹的也不少见。只有师及以上䮣的军官,安全才能相对的得到保证。但也不乏死于军队溃败或是因指挥失误而被处决的情况。

      我随皮特中校很快就来到团部的掩体,皮特中校进入掩体对艾伦少校面授机宜去了,我则留在外面,用皮特中校的望远镜观察起对面崔凡克联邦军的阵地。

      其实如果崔凡克联邦军没能在更西面一点的边境附近被第二十步兵师ᘷ拼死阻拦了那么几天,也不䚅会有我们脚下这条防线。

      第二十步兵师为王国争ℶ取了宝贵的时间,得以建立起脚下这条防线。 䋜 다

      以现在科技水平和战争形式,如果建立起了完善的战壕体系。就算是一个弱国,也不是那么容易在短时间内被哠击败的。

      通过望远镜,我能看到崔凡克联邦军的战壕并没有修建的那么仔细,基本没有什么纵深,这很好理解,西拉王国并没有打反击的能力,能守得住防线已经让她筋疲力尽。

      很快我在望远镜中发现了盈对面崔凡克联邦军的一名军官,正架着炮兵用的潜望镜式望远镜观察我方阵地的情况,应该是在为之后的进攻前的炮击标定目标。

      其实双方的阵地距离并不远,只有800码左右。因͖为西拉곃王国工业并不发达,缺少火炮,特别是重炮,因此不能对崔凡克联邦军发动有效的炮火狙击和火力ꮣ奇袭。如果西拉王国将炮兵部队往前布置,很容易遭到崔凡克联邦军的重炮反击,这样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弱小的西拉王国炮兵巘部队,连炮兵阵地都需要经常更换,以防止被对面的重炮췶给反制了。

      所以在火力上处于劣势的西拉王国军队把挖战壕的本㈮领发挥到了极致,这样可以在崔凡克联邦军进攻前的火力准备过程中最大化的ᚫ降低损失。

      但崔凡克联邦军近乎肆无忌惮的炮击也让我方郁闷不以,如果有好的办法降低崔凡克联邦军的炮击效果,那将是对我方很大的帮助。

      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如⩳果能干掉对对方的炮兵军官应该会对之后的战斗有所帮助,于是从肩头取䂟下步枪,将标尺调到900码,趴在战壕上调整呼吸。

      球 调整了半分钟,我屏住呼吸,瞄准了那名军官的胸口,突然间,我想到这种情况下并不需要将其击毙,打伤他,让他到后方去疗伤反而会消耗对方更多的战争能力。

      这是因为你杀死一名敌军,人家收了尸埋了就完了,最多再发点抚恤金。就算是军官,地位高一些,仪式隆㌭重点也就是了。

      ຨ 但是如果你将他打⊃伤了,那就必须得救,因为如果不救的话会对士气造成极大的打击,任谁也不希望自己受伤了之后被抛弃啊。

      你这一救,就要有医生、护士和护理人员治疗和照顾。人活着,还得吃饭、消耗药品。但这人呢,短时间是用不上了,不但上不了战场,也没法工懟作,对战争而言是种拖累。ણ

      但如果放长远一些考虑的话,这反而是对参战国的一种保护,因为如果人真的都死幚了,那战后就会造成劳动力的缺失,严重的甚遆至会影响到国家的气运。

      迉 原来世界的苏둨联之所以在80年代开始衰落,据说就⒌是因为二战时期大量适龄人员阵亡造成的。

      同时战争中男人的大量死亡也会造成战后一段时쳔间内国民出生率的严重下降,对国家的长远发展影响非常大,因此能让士兵活下来也是非常妧重要的。

      基于对前世战ཛ争的理解,₅我决定打那名军官的腿,不过我所不知道的是,我的这个决定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ϔ,那个活下来的军官ꜰ成为了我的半生之敌。

      我稳稳的扣下扳机,2젗秒钟之后,对面的军官身子一歪倒在地上捂着腿打起了滚。我举起望远镜查看的时候,皮特中校和艾伦少校听到枪声走出掩体,大声责ྔ问:“什么情况?谁打的枪?”

      我并没有注意到两名长官已经来到身旁,正聚精会神的查看战果。身旁眼力好的琟士兵也在伸直脖子看着对面쭑的情况。

      现在的頗我心里是在窃笑的,因为这瑘种距离下对弹着点的影响因素实在是太多了,就踢普通步枪而言,能打中已经是个奇迹了。

      周围的士兵䟟很快便发觉了两名长官的到来,也意识到了责备的意思,连忙立正并把目光投向我。

      一个二十五步兵团的中尉连长在艾伦少校的耳边低语了几句,艾伦少校听后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举起望远ᒼ镜在那位中尉的指引下察看对面阵地的情况。

      此时两名崔凡克联邦军军士正在给那名军官的包扎,放下望远镜的我也意识到了皮特中校来到我身旁,于是我赶忙将望远镜递给他,并用手指向⹱刚刚被我打倒的崔凡克联邦军军官的方向,有些㯞兴奋的道:“刚刚放倒了一个!”

      皮特中校惊讶的举起望远镜看过去时,崔凡克联邦军的另一名军官ꖗ也刚刚得到消息赶到当场,正在ᴗ查看刚刚被击中军官的伤势。见此,皮特中校将望远镜递给我道:“又来了一个,再打一枪看看能不能击中他!”

      我接过望远镜,看过去,看清了那名刚刚到场的军官正单腿跪在地上查看之前被击中军官的伤势。

      “好,我试试吧!”说着我再次把步枪架在战壕唲上,拉动枪栓退壳上弹,然后调整呼吸。

      摒住气,我稳稳的扣动扳机,一声枪响过后,那名后来的军官也捂着肩膀倒在了地뢬上。

      “好!”앧皮特中校大声的为我叫好,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在这么远的距离上,虽然连续两次命中,但确实有运气的켼成份ৌ。

      对面的几名士兵再也不敢就那么暴露在阵地上,连忙跳进战壕,回身㴒把两名军官拉了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