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的国产热的综合

      就这样,这场临时起意的碟仙游戏就这样不了了之,之后大家把地上的报纸收拾了起来丢进了垃圾筒,至于那个玩碟仙的小碟子也被一起丢了,按照沈凡的说法,这游戏实在太无聊,所以这破烂东西还是丢了的好。

      “那你们回去后沈凡和有没有和之前不一样?”听到这,张清研急切问道。

      刘兵仔细回忆了下摇头道:“那天分手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其实沈凡说什么无聊只是借口,我们几个心里都清楚是被这吓着了,嘴上不太好意思说。所以回到宿舍大家早早都休息了,第二天谁也没再提这事,接着就是周末各自回了自己家,所以沈凡后来究竟有没有不一样我也没留意。”

      “你们去的公寓在什么地方,地址能不能给我一下?”周元在一旁问道。

      刘兵点点头,想很爽快地就把地址写给了周元。

      “刘兵同学,我想等会去公寓那边看看,能不能帮忙安排一下?”

      “这个……我得问问我爸的助理。”刘兵摸出手机发了个微信,过了会儿说道:“他说没问题,让你留个姓名电话给他,他来安排。”

      “那谢谢你了,我的电话是……。”周元微笑着报出了自己电话号码,刘兵手指在手机上按着,输完信息后给周元看了下,等周元确认后这才发了过去。

      不一会儿,那边的信息就回来了,说已经安排好了,到了那边直接报名字就可以。

      对此,周元再一次表示感谢,顺便加了刘兵的微信和电话,再让刘兵和那天在场的几个同学提前打个招呼,如果需要可能会找他们再问问当时的情况。

      听到这,刘兵没有迟疑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不过他告诉周元,因为平时学校晚上通常有自习,他们就算偷偷出去也要找机会的,对于这点周元表示理解。

      随便取了沈凡的一些私人物品,周元和张清研谢过刘兵后就告辞离开了。等出了宿舍楼,两人朝着停车场走去的时候,张清研这时候终于按捺不住问周元,沈凡这次出事究竟和这所谓的碟仙有没有关系。

      “这个很难说,仅凭现在这些情况也没办法完全确定。”周元思索了下回答道。

      “可是周元哥,我觉得这事也未免太巧了,小凡他们周四晚上玩的碟仙,三天不到小凡就莫名其妙出了事。”张清研很是焦虑道:“碟仙这玩意我倒是听说过,据说这东西很邪,小凡他们胆子也太大了,什么都不懂就敢玩请碟仙。”

      “别担心,无论是不是和这事有关,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相信我。”见张清研的心情有些激动,周元和颜悦色地安慰她,看着周元坚定的眼神,张清研这才放下心来,渐渐恢复了平静。

      “走吧。”拉开车门,周元说道。

      “现在去哪里?”张清研不解地问。

      “当然是先去吃饭,都中午了,等吃完饭我们再去公寓那边看看,如果小凡真的是在那边出的事,也许在那边可以找到些原因。”周元坐上驾驶座说道。

      张清研点点头,直接上了车,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各自想着心思。

      张清研心里是为沈凡担忧,而周元却在思索着刘兵之前所讲述的经过。

      虽然周元对张清研说,现在沈凡的事究竟和请碟仙有没有关系不得而知,但其实他的心里却对于这件事已有猜测,沈凡之所以会出事十有八九就是请碟仙造成的。

      正如张清研前面讲的那样,碟仙是个很邪门的东西,其实这种邪门说的也不准确,因为请碟仙来源于扶乩,扶乩作为中国历史上一种悠久而古老的占卜术,它不仅神秘,更有着许多外人所不知的特定规矩。

      按照扶乩的规则,扶乩时必须有正鸾、副鸾各一人,另需唱生二人及记录二人,合称为六部(三才)人员。运用一Y字型桃木和柳木合成的木笔,而在默认的沙盘上,由鸾生执笔挥动成字,并经唱生依字迹唱出来,经记录生抄录成为文章诗词,最后对信息结果作出解释。

      其中的程序丝毫不能差错,准备之前也需进行焚香沐浴更衣,以示虔诚。参与的六部人员更需全神贯注,保持心静空明,达到请神上身以求得结果。

      这种传承非常古老,所有流程必须一丝不苟,不然扶乩非但不灵还会得罪神灵。而从扶乩延伸出来的笔仙、蝶仙这种,虽然许多方面简化了许多,但基本规则却是一样的。

      碟仙,请的是神灵,可实际上这所谓的神灵并非真正意义上神灵,在很多情况下往往请来的都是鬼神。

      李商隐曾经写过一首《贾生》,这首诗中有一句——“不问苍生问鬼神”。其实这也正是扶乩的真实写照,问碟仙其实问的就是鬼神,请鬼神上身需谨慎万分,鬼神之道神秘莫测,根本不是常人能够触碰的,更要命的是周元在刘兵讲述的经过中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们在结束的时候居然忘记送走碟仙。

      在宿舍出来后就已经是中午了,开车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午饭。

      点餐的时候,张清研给在医院的蒋欣那边打了电话,问了几句后脸色有些不好。

      “怎么?小凡还昏迷着?”周元问道。

      张清研点点头,一脸愁容:“我妈说检查结果刚出来了,小凡的脑部没发现异常,其他器官也没问题,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醒不过来,医生现在也说不出结果,现在唯一只能等。”

      “别急,这事急也没用,我们先吃饭吧,等吃完饭再说。”周元叹了口气,一个平日活蹦乱跳的小伙子突然出了车祸,现在又躺在医院里醒不来,这换谁都会担心,更何况自己家里的人。

      安慰着张清研,为避免她更担心周元也没把自己前面的猜测告诉她,毕竟这一切究竟是怎么造成的还有待查实,周元必须要先去他们请碟仙的现场看了再说。

      由于心情不好,张清研午饭只简单地吃了几口,见她这情绪周元也只能草草吃完了自己东西,结了帐带着张清研起身,然后继续驱车朝那公寓开,不多时到了地方,停下车后周元打量着面前的这幢公寓。

      这幢公寓位于市区内,地段很是不错,虽然这幢建筑是由上世纪的一幢老楼改造的,但经过改造后的这幢老楼从外面看上去却一点都不比那些星级宾馆差。

      步入公寓大门,入内就是一个类似酒店的大堂,地面铺着华丽的地砖,中央吊着一盏巨大水晶灯,四周的墙面上是典雅的大理石装饰,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富丽堂皇。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