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AV天堂

      夜色中,法拉利在高架路上奔驰,两侧灯火通明。路明非看着那些外面飞速流逝的灯光,觉得自己在做梦,现在他变成了这道光流里的一只小萤火虫了,和其他萤火虫一起涌向前方,不知道前方是否有个出口。

      “我可真没想到自己能碰上这种事。”路明非喃喃。

      “什么事?当着众人被暗恋的女孩隔空扇了几个漂亮的耳光,然后一脚踹飞在角落里?”诺诺瞟了他一眼。

      “是说在同学面前被一个开法拉利的辣妹接走啦。”

      “奶奶的,可是开法拉利的辣妹没油了。”诺诺说。

      车速骤降,法拉利拐下高架路,驶入了一条不见人迹的小道。发动机熄火了,车停在一家24小时药店的门前,这条街上只有这家店门口有那么点儿光。

      凌空星随后跟上,张夜暗暗庆幸自己把法拉利油给偷了些,不然凌空星这意犹未尽的样子,鬼知道她会野到那里去。

      “见鬼,我记得我加过油了。”诺诺在方向盘上猛拍了一掌,“下车等等吧,等他们再派车来接我们。”诺诺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凌空星也在他们后面停下下车,她和诺诺对视了一眼,凌空星默默拉着冥照状态下的张夜。

      路明非下车看见身后凌空星微微一愣,然后低着头说道:“你们是提前知道的嘛?那为什么不告诉我?”

      凌空星冷冷道:“知道,他不告诉你是希望你可以成功把陈雯雯挖过来,先表白打赵孟华的脸,如果他要耍你,就没必要把这么好的衣服给你,也不用要帮你把放映厅大叔打晕,替你放你想要的东西。而且之前张夜就提醒过你,可以在愚人节表白,如果女孩拒绝你也可以说是开玩笑的,但你没听。”

      “可是,他知道陈雯雯喜欢的不是我,又何必让我完成表白,在那里丢人呢?”路明非头埋的更低了

      凌空星声音依然冰冷:“如果不让你完成你就不会怪他?以你的性格,只会认为是他把你带走才导致陈雯雯跟了别人吧。”

      路明非抬头看向凌空星,她很平静,平静的仿佛就是在说事实一样,这让他一直衰仔的性格也有些怒了,他又不是那种真的听不进去的人,但如果真的那样,自己又真的会听张夜的解释嘛?他渐渐的又腌了下去,他不能确定。

      诺诺也替张夜解释道:“我去拉你是他拜托我的,他现在欠我一个人情呢。而且我可以告诉你,陈雯雯在你表白的时候确实心动了,我当时可是狠狠的捏了把汗呢。他说他不好拉你,一是同学们可能不信他,会认为是为了帮你解围,二是为了你的面子。说实话他对你这个衰仔真的很不错呢。”

      路明非沉默着低着头,气氛渐渐冷了下来,诺诺突然开口道:“啧,这鞋子真难受,才穿一会就脚疼了。”

      路明非往诺诺的套装裙下看去,果真是一双至少有十厘米的玛丽珍高跟鞋。靠着这双鞋她瞬间就从运动型少女进化成了小御姐。

      诺诺得意地贴着路明非站,“看,这样就跟你差不多高。”

      路明非还在想着什么,没去理她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双手环抱着膝盖。

      诺诺也不珍惜那身精致的套裙,在路明非身边坐下,掏出手机发短信。

      凌空星也坐下,她暂时不想安慰路明非,而张夜在远处找转角准备去那里现身,假装过来找他们。

      “凌空星,你是喜欢张夜对吧?”路明非冷不叮的开口

      凌空星微微愣了愣,看向远处在找转角的张夜眼神迷茫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只是不想失去他这个朋友”

      “嘿嘿”路明非笑了两声道:“张夜他似乎不知道呢,既然这样,我们抵了,替我对他说声谢谢,我也不告诉他,你对他的态度。”

      凌空星白了眼路明非道:“现在在说你的事呢,我和他都加入卡塞尔了,你去不去?”

      “对啊,你要是答应入学,就是我们卡塞尔学院的师兄弟,师姐要对你够义气。”诺诺接道。

      “还有机会么?”

      “对你是个例外,你还可以选一次,最后一次,不过要想清楚,选了就不好回头了。”诺诺拍拍路明非的肩膀,露出促狭的笑来,“不过现在从了我们也没事啦。”

      路明非别过头,有些难受。想了会开口道:“我说,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招我?别骗我哦,就因为我爸爸妈妈?能不能说清楚?就算跳火坑,我也得知道自己为什么跳吧。”

      诺诺在他脑门上一巴掌,“每年36000美元的奖学金,那么好的火坑你不跳有的是人争着跳!你还真金贵。”

      路明非拿诺诺没啥办法,他看出了门道,自己稍微强硬一点,诺诺就会比他强硬十倍。不能强求只能智取,他用肩膀顶顶诺诺,“我们算是朋友啦?对朋友就漏点口风。”他在诺诺面前比了个“一点点”的手势,语气讨好,“要不然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多不好啊。”

      “我只能告诉你,你对我们非常重要,招你入学不是古德里安教授的决定,是校长的决定。至于校长为什么那么看好你我也不知道”诺诺耸耸肩说

      路明非彻底没辙了,“好吧,我答应,不答应怎么办呢?我也没复习好,参加高考也考不上好学校。我今天在所有同学面前出那么大风头,好兄弟又那么顶我。”他低下头去,“不答应你们,我回去该说什么呢?”

      他有点难过。自己这算是被逼良为娼了吧。还是被一群人逼良为娼,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兄弟。

      张夜看着路明非这表情,从转角出来道:“我又没死,路明非你那死了爹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路明非对张夜的出现有些转不过弯来道:“张夜,你最近怎么神出鬼没的,你又是怎么找到我们的?还有没事别占我便宜我可是还在生你气啊。”

      张夜笑了笑来到凌空星身边道:“她在,我就找的到你啦,怎么样?还怪我没告诉你这件事吧?”

      路明非抬头望天,这都又被喂了波狗粮。

      过了片刻,路明非低声说道:“谢谢”

      张夜摸着凌空星的头道:“不用谢的啦,我欠你的挺多的,对了,这衣服就给你了,男人总得有自己的一套西服,我有一套新的了。”

      “喂,想好没有?快决定。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诺诺在旁边打断道

      “我……”路明非说,“想好了,我接受。”

      诺诺把那双紫金色的高跟鞋放在旁边,只穿着袜子就蹦到街面上,也不怕脏,“这样就舒服了!看我为你做了多大的牺牲啊!我最不喜欢穿高跟鞋了,我男朋友都没看过我穿这样的高跟鞋诶。对了,给古德里安教授打个电话吧,你亲口跟他说,选择才会生效。”诺诺说。

      “生效?”

      “你和普通人不同,你的人生里,有个隐藏的选择项。打完这个电话,那个选项就被激活,”诺诺说,“我们总是说,永远有另一个选择,就看你想不想要。”

      “隐藏的……选择项?”

      凌空星开口道:“是的,你因为是潜力股,他们会对你敞开大门,甚至出动教授就为了来带你过去”

      路明非白了眼凌空星打开手机,拨通了古德里安教授的号码。心里暗暗想道,自己有那么厉害嘛?还潜力股,自己就一咸鱼诶。

      “明非我在北京,你想好了么?”古德里安教授的声音比路明非还要紧张,似乎路明非是个绝代风华的美女,正考虑要下嫁他。

      路明非舔了舔嘴唇,“我想好了,我同意在文件上签字。”

      “确认么?”古德里安教授欣喜。

      “确认。”路明非觉得自己这句话好比婚礼女孩说“I do”,这两个字将影响他的一生。

      “验证通过,选项开启。路明非,出生日期1992年02月14日,性别男,编号A.D.0013,阶级‘S’,列入卡塞-尔学院名单。数据库访问权限开启,账户开启,选课表生成。我是诺玛,卡塞-尔学院秘书,很高兴为您服务,您的机票、护照和签证将在三周之内送达。欢迎,路明非。”一个沉稳的女音响起在电话中。

      古德里安教授的声音再次传来,“明非,声纹签字完成,剩下的事诺玛都会解决好,你等着邮件就行。你和诺诺在一起么?呆在那里不要动,我立刻就派交通工具去接你们,还有几个纸面的签字需要你落笔。”

      电话挂断了,路明非对刚才发生的一切还有点懵。

      “诺玛是学院的中央电脑,是个拟人电脑,什么事情交给她就好了,她绝对一流!”诺诺解释后,看着凌空星重新牵起张夜的手道:“话说,你俩到底什么关系?我为什么总觉的你们的相处模式挺奇怪的。”

      张夜想了想,不确定的开口道:“也许……是铲屎的和一只猫的关系?”

      “砰”张夜的头被狠狠的拍了一下,凌空星气鼓鼓的起身,背对张夜,张夜摸着自己的头,幽怨的看了眼诺诺,没事问这种找死的问题干嘛?

      诺诺嘴角翘起,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张夜坏笑着从衣服兜里摸出一个棒棒糖道:“诺诺,给吃糖。”

      下一刻,凌空星闪到张夜面前,一把抢过棒棒糖,然后挡在张夜和诺诺中间,张夜熟练的摸着她的头,凌空星吃糖的嘴不满的嘟着。

      诺诺看见这一幕嘴角一抽,两人关系真挺复杂的。

      巨大的声音在黑暗的夜空中穿行,路明非抬起头来,看见低空飞行着逼近的巨大黑影。

      “不会吧?”他喃喃地说。

      “老家伙那么着急来接你啊?”诺诺仰起头,“直升飞机都派过来。”

      “你们还真是着急啊,不过这么高调还真像你们。”张夜抬头道

      公元2009年5月15日,星期五,黑色的直升机如巨鸟那样掠过南方小城的天空,在少年路明非的头顶飞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