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友直播是什么比例

      再一次回到客栈二楼,这一次桌子被换成了临窗的一个位置。客栈里的人员也稀少了很多,在知道任英雄已经没有了领主令的优势后,不少对镇上恶霸深恶痛绝的百姓,包括丁理卫在内,也都纷纷加入了讨伐队伍,在高兴慢慢诉说小世界历史的这一段时间里,街上的激斗已经接近了尾声,并且激斗的范围也由客栈向其他地方蔓延,之前的激战已经惊动了官府,但因为见到了任英雄的存在,暂时按兵不动,现在没有了这一个最大的威胁,官府人员也开始承担起自己相应的责任,成了战斗的一大主力军。

      “高前辈,从你所探知的信息,加上我所了解到信息进行汇总分析,你不觉得有件事情很让人感到费解吗?”逍遥叹和高兴信息共享后,提出了一个疑问,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逍遥叹就是想知道这一宝对目前所了解信息的看法。

      “逍遥公子,你说的可是紫阶领主令的事?”高兴在之前在两人的对话中,就已经对这最高阶的领主令的出现有些感到不解,现在听到逍遥叹的问题,第一时间想到了就是紫阶领主令的事。

      “正是,从目前我们所知的情况上得出的结论是,七阶,也就是你所说的紫阶领主令历史上就出现过三次,第一次出现导致了整个世界的崩溃,原本的一个庞大无边的世界变成了如今这般小的空间,而当时出现了那枚领地令,唉!又忘了,我们说法中的领地令也就是你们所说的领地型的领主令,在世界发生巨变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至今历史上也没有对它的失踪有一个具体的说法。第二次出现时是单体型领主令的出现,也就有了你们所说的凋零一族的飞升天外世界,历史上对这段事件是有记载的,虽然有不少地方有所出入,但是却对领主令有统一的说法,就是那枚领主令再次回到了本世界之中,但和第一枚引发天地巨变的领地令一样,下落不明。现在又出现了一次七阶领主令,而且一次就同时出现领主令和领地令,这一次又将预示着什么呢?”逍遥叹迷惑不解,两枚领主令的出现让人费解,而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又都是被玩家得到了,对了解更多事情真相的逍遥叹来说,这就更加让这层迷雾多了一层神秘感。

      “逍遥公子说的没错,关于紫阶领主令的事情,确实有太多让人解释不通的地方了,它隐藏着太多诡异的事情。可惜啊!时间不等人呐,我已经即将结束这碌碌无为的一生,再给我几十年时间,也许可以探究出其中的一些蛛丝马迹。唉!岁月不饶人呐!”高兴神情恍惚,逍遥叹望着眼前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时无言。

      “哈哈哈!老咯,不服输都不行呢!多愁善感都成为生活的全部了。逍遥公子,你还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小老儿知道的会一一解答。现在的年轻人啊,一心想追求那虚无缥缈的长生不老,真正能长生不老的又能有几人?唉!舍本逐末,都太急躁了。”

      “前辈,晚辈想知道关于凋零一族,不知道前辈是否知道他们的特征?”

      “凋零一族啊!他们一族的特征是。。。”高兴将自己游历时有关他们的各种传言和自己证实的信息毫无保留的对逍遥叹说出。

      “少年,综合各种说法,最符合凋零一族的,应该是兽人族的一种禽鸟,外形像猫头鹰,却长着一副人脸,四只眼睛,而且它还有耳朵,被其他种族称之为颙。这一族在兽人族中的地位不是太高,但也不会很低,属于中上水平。这个世界传言他们当年的那为七阶领主令拥有者已经成为神明,而现在颙一族在天外世界已经是神之一族了,这种说话应该是有人特意散播的,最有可能就是他们颙族的族人后来又到这个小世界中,故意散播了这个消息,目的很简单,和衣锦还乡,荣归故里是一样的道理。”玲珑分析解释道。

      “前辈,你能肯定凋零一族最后的落脚点是曙光大陆?”逍遥叹谨慎的问高兴,故事往往开始于彼此认为对方心知肚明,已经明白自己意思的阶段。

      “是,虽然小老儿我还不知道在曙光大陆,凋零一族的实力、修养、行为等如何,你们又是如何称呼它们的,而他们自己是否还是以凋零一族自称,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凋零一族确实是在曙光大陆,他们的后人。也和你们一样,有回来祭拜祖先。”高兴肯定的回答了逍遥叹的疑问。

      “前辈,难道你就没询问过他们在曙光大陆的称呼吗?”

      “逍遥公子,不瞒你说,关于这一点,也是小老儿心存疑惑的一个问题,从小老儿了解到历史上出现过凋零一族这样伟大的家族开始,就一直找寻有关他们一族的轨迹。哪一个年少不轻狂,在羡慕别人伟大成就时,也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和他们一样,站在同一个高度上,让后代子孙敬仰自己,就如同自己敬仰他们一样。但可惜的是,小老儿除了知道凋零一族在这天地间的族明为凋零以外,在天外世界的具体情况,都是模拟两可,尤其是关于他们称谓上,更是一无所知。逍遥公子,不知你是否知道他们一族在曙光大陆的情况?可否说与小老儿一听,让小老儿也能了却一段心事。”

      “这样啊!前辈之前对凋零一族的描述,晚辈确实想到了一个种族,但是他们却和前辈说的情况不太一样,在信仰和容貌上确实和你所说的一样,但是。。。”逍遥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解释颙族,一个是人族,一个是兽人族,两者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

      “逍遥公子,还是将你所认为和凋零一族相似的说一下吧,小老儿自然会自己斟酌判断。”

      “也罢,晚辈所说的一族,他们的特征是。。。晚辈之所以不敢确定,是因为他们和我们不一样,并非人族,而是兽人族。所谓的兽人族是。。。”逍遥叹考虑到不管在曙光大陆是神族、魔族、妖域还是兽人族等,一旦来到这个小世界,都是人族的形态出现,而高兴应该没有听说过,因此打算解释一下什么是兽人族,没想到高兴反而制止了逍遥叹。

      “逍遥公子,关于曙光大陆的兽人族,小老儿还是知道的,小老儿曾经在一本书上见到过,因此逍遥公子可以不必解释,请继续说下去。”

      “好的,前辈,晚辈明白。这一个兽人种族曙光大陆一般称为颙族。到目前为止,整个曙光大陆比较强大的种族中,兽人族是可以排进前五强的,而颙族在兽人族中的实力应该属于中上阶级。”

      逍遥叹说完,让高兴消化一下这个比较让人意外的信息,从桌上拿起萧美娘倒好的酒,一饮而尽,接着继续说:“大约万年前,颙族刚刚显入于曙光大陆,而那时候早已经过了创神年代,离众神黄昏也已经过了悠久的岁月,而很不幸的是,众神黄昏之后至今,曙光大陆再无神境强者出现,也就意味着,如果颙族真的是凋零一族,那么,前辈所知道的关于他们凋零一族是神的说法,不攻自破。据我所知,在曙光大陆,目前强势的十大种族中,只有人族和兽人族这两大种族没有神境强者存在,而其他的强势种族均或多或少出现过神境强者,以颙族的实力,就更不可能出现神境强者了。当然了,前辈,这需要一个前提,颙族就是凋零一族。”逍遥叹不敢把话说太满,免得给自己闹笑话。

      “唉!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有时候真相比传言更加的残忍。”高兴听完逍遥叹的话后,莫名的回了一句,逍遥叹摇了摇头,并未回答,他听出了言外之意,高兴显然已经默认了颙族就是凋零一族的说法,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凋零一族飞升天外的时间和颙族在曙光大陆出现的时间点是一致的。从人族到兽人族,他们当时到底经历的什么,也许只有亲历者自己才知道,外人的传说只是传言的升级版而已。

      “前辈,对于曙光大陆的人族而言,兽人族是人族崛起的一个最重要,也是最让人头疼的绊脚石,而颙族在兽人族中的话语权虽然不高,但却是持中立的立场,因此对曙光大陆人族而言,颙族还是友好的,也许前辈那天有机会来到了曙光大陆,可以去颙族走走看看,真正意义上的了却自己的一段心事。”

      “唉!小老儿时间不多了,也不像你们年轻人,活力无限,可经不起这番折腾啊!”

      “前辈还老当益壮着呢,看前辈这顿饭的饭量,在活个几十年都没问题啊!”

      “哈哈哈!逍遥公子,借你吉言,若是小老儿真能去曙光大陆看一看,到时去逍遥公子那儿瞧瞧,可不能嫌弃小老儿啊!”

      “前辈说笑了,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啊,怎么可能会做出如此丧德之事。。。”萧美娘开始展现其作为一名一国之母的手段,一时间气氛再一次活跃了起来。。。

      “逍遥公子,时间不早了,小老儿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小老儿在此预祝你们此次北上一路顺风,万事顺心,有缘再相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