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纲手?乱h

      始终没有太多变化的俊山,在听到耿彤的回答后。默默的站在了原地。

      “我的眼瞎了,我的心给狗了”

      “我当时……”

      “去吃饭吧。都过去了。”

      旋即两人一起不慌不忙的走着,耿彤的眼里,始终含着泪水,俊山也羞愧的低着头。谁都没有开口在说话。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满脸微笑的耿彤,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任凭口水流在桌子上。

      昨天晚上她几乎一夜没睡。有委屈,有不甘,但更多的是担心。虽然再次见到俊山以后,两人没有怎么单独相处过。但从俊山冲进办公室,她看到俊山的眼神的那一刻,便知道,俊山始终没有改变,一向沉稳的俊山,只要自己受一点委屈,便会无比残暴,这一点都没有改变。

      “不要……”趴在桌子上休息的耿彤,恍惚间又想起了小雨的这句话。不对,一种不安的情绪再次袭上心头。

      “喂。谁呀?”电话那头传来俊山慵懒的声音。

      “我,你班长,你在工位啊。”

      “你这不是废话吗,大下午的,不在公司上班,难道出去打架吗?”

      “能不能不要这么粗鲁。”

      “什么事儿。”

      “嗯,没什么事儿,晚上请你吃饭。”

      “好呀。”

      挂断座机后,耿彤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周学媚紧紧的盯着墙上的时钟,对办公桌上的,堆积如山的文件视而不见。

      时间刚刚过六点,周学媚双手捂住肚子,佝偻着走向科长。

      “科长,我肚子疼,想请个假。”

      “走吧。把没做完的工作给大春大康他们俩。”

      中年妇女头都没有抬,只是眉头轻轻的皱了皱。对于这样的官二代,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上峰非要扔给自己这么重要的部门,去文艺部或者计生办一样可以混资历。

      自从周学媚调到组织部以后,这个部门没有一天不加班的。原本工作量就非常的大,现在不止没有缓解,反而愈发严重。但碍于周学媚的家庭背景,所有人也就敢怒而不敢言。

      办公室里对自己的看法,周学媚心知肚明,但丝毫无所谓,因为自己再过不久,就要升职调走了,离开这个穷乡僻壤。一想到这,心情一下子顺畅了很多。一路哼着歌走到大院外,朝着停放在公路两侧,自己的爱车走了过去。

      站在粉红色的福特野马轿车面前,看着充满野性的车身,周雪媚不由得一阵欣喜。对于这个25岁的生日礼物,她非常的满意。本想开进院子里面,让那些每个月拿着丁点薪水的同事羡慕一把,但这个想法被父亲知道后,狠狠的骂了自己一顿。最后无奈,只能偷偷的开出来,停放在路边。

      轰鸣的引擎,狂躁的音乐,让周学媚的心情舒畅到了极点。想着那个没出息的小雨主动向自己道歉,并请自己去夜店狂欢,便是一阵窃喜,跟老娘斗,简直是不自量力。长的漂亮又怎么样,再说了自己长的也不差。心里想着,还通过后视镜看看自己的脸。

      虽然天色早已暗了下来,但街头巷尾的灯光,依旧延续着白日的喧嚣。

      辛苦工作了一天的人,拖着疲惫的身躯,迈着疲惫的脚步,三三两两的从大厦里走了出来。

      跑车的轰鸣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大,最后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刺耳的刹车声停在大厦的正门,急速的行车,差点撞到躲闪不及的行人。

      周学媚探出头来,对着仍旧惊魂不定的人怒吼道:“找死啊。走路不看车的嘛。”

      正在这时,小雨一路小跑从大厦里跑了出来,一边向着那几名同事致歉,一边弯着身子坐进了副驾驶。

      此刻,一个微胖的身影,正透过大厦的玻璃窗,注视着楼下的情况。嘴角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来了是嘛。”

      “你那嘟囔什么呢?”耿彤挎着包,站在销售部的门口,看着俊山望着窗外,好奇的问道。

      “没有啊,你终于来了。我都饿死了。”

      “你这么胖,饿不死的,加了会儿班,走吧。”

      俊山看着耿彤的挎包,他之前明明记得是香奈儿的皮包,而不是无印良品的帆布包。

      “你的单肩包呢?”

      “什么单包?”

      “之前那个粉色的?”

      “分手了,给人还回去了。”

      “你分手了?”

      两人同时站住。彼此对视了一眼。俊山看了一眼耿彤的装扮,虽然依旧是些名牌服饰,但与之前相比,确实不在一个档次上,心里不由的一阵内疚。不过下一刻,便释然了。

      看到俊山站在那里,似乎对自己的话半信半疑,耿彤再一次加强了语气。

      “车子也还了回去。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公主梦醒了。”

      虽然有些自嘲,但俊山没有听出丝毫的失落,反而是一种愉悦与欣喜。

      “喂,胖子,你傻了?你开车来的还是做地铁来的?”

      “开车来的,去吃什么?”

      “西贝吧。”

      福特野马跑车内。

      “学媚,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去找同事查考勤。”

      “你有完没完。你叫我过来不是向我道歉的吗?”

      周学媚有些暴躁。

      “昨天你打完人,人家要报警怎么办,我都是为你好。”

      “烦不烦,她要报警就让她去呀。”

      说完,车在路边停下。

      “你,下车。”

      “什么?”小雨对周学媚突如其来的举动有些不知所措。

      “我见你烦,让你下车,滚。”周学媚再一次强调。

      小雨本就心烦意乱,正欲下车,可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了。终是没有下车。

      “我错了,学媚,我错了。我只为你好,我们不闹了,去吃饭吧。”小雨语气平和,在他的内心里,这个曾经他喜欢过的女孩,已经和他再也没有关系了。

      “这还差不多,就你,还想软饭硬吃,别开玩笑了。”

      引擎的轰鸣声再次响起,车内爆炸式的音乐,让周学媚浑然没有发现,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正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