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恋app官方下网

      在马车夫一路天马行空的演说下,感觉时间过得很快,终于到了古府的大门口,我被车夫贴心的服务送下了马车……

      古府的正门很是威严,厚厚的门板漆成暗红色,旁边两只石狮吐着舌头,有些凶悍,可能是这一时期的风格吧……大门没有关,我一步步走上台阶……昨晚的门卫小哥站立在门旁,看见我一下子两眼放光地跑过来,他这是怎么了?

      小哥在我面前停下,一脸的惊喜,“果真是二小姐?二小姐回来了!太好了!……一大早的,那匹马儿就栓在门口了,可就是不见二小姐的踪迹,小的也不知道情况,只能禀告了老爷,老爷这会子估计在发愁呢,二小姐快进去吧!”

      小哥说完,又去喊了旁边的另外一个门卫小哥,“快去!快去通知老爷,二小姐回来了!”

      不管这二小姐在府里是多么的不重要,但这么个芳龄美少女丢了一个晚上,换了谁家的父母能不着急吗?可接下来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呢?很犯愁啊!

      我走进大门的那一瞬间,都看到了小哥脸上不自然的表情,他能想什么呢?连马车夫都说了,“这么风流高雅的相好”……唉,还有我那句“二小姐我,做事一向光明磊落,不想走后门!”……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吗?自己给自己挖坑,还嫌挖得不彻底,生怕埋不严实!

      古盛楠呀古盛楠,你脑子是真的臭了呀!

      我没有去见老爷子,而是回了自己的卧房……

      一进房门,纸鸢就扑过来抱着我开始哭起来,“二小姐!二小姐您可算是回来了!”纸鸢的眼泪刷刷地往下流,她怎么对我这么好呢?我又被她感动到了,赶忙把她扶起来……

      “我没事儿,真的,你看,这不是好好的吗?”我尽量安慰她。

      “好什么好?看看这头发乱成什么样了?……还有这衣服,怎么破了?还不是破了个洞,是缺了一块儿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二小姐,都怨纸鸢贪睡,把您弄丢了都不知道……这是去哪儿了?糟了什么罪呀!”说着,纸鸢又开始哭上了。

      “纸鸢,别哭了,快告诉我,我爹爹都说了些什么?”我着急问她,想得到答案。

      “老爷?老爷没说啥呀,就是打发人来知会了一声,就说二小姐若要回来了,赶紧去东院儿告知他一声……别的,也没说什么……”纸鸢说完,止住了哭声。

      “莲夫人……”我差点说错了,怎么还把自己当外人?“嗯……我娘呢?她怎么样?”

      “莲夫人还好,昨个儿个就回来了,奴婢帮着夫人擦了些药,好多了……可后来奴婢可能是太困了,还没等着二小姐进屋,就,就……睡着了……”纸鸢有些自责地说着,生怕因为失职,惹我责备她。

      “没事儿了,你快帮我梳妆吧,一会儿还得去见爹爹。”我一边脱衣服,一边吩咐纸鸢。

      可就在这时,来了一个小丫头,手里端着些什么,也不进来站在门口,扯个嗓子喊道,“二小姐可是回来了?”

      没等我开口,纸鸢就已经出了房门,“原来是东院儿的晴儿妹妹,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一听纸鸢这口气,好像不是很欢迎,心里不免有些好奇。

      “纸鸢姐姐好……晴儿是来给二小姐送东西的……”晴儿的声音好像不太乐意……怎么这里的下人就没几个能好好说话的呢?唉……

      “既然是送东西,那就快进来吧,站在门口干吗?”我有些不耐烦,在里面喊了一声。也不知道这小丫头畏畏缩缩的什么意思。

      两个人这才一前一后走进来,那晴儿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又规规矩矩地站在原处,也不吱声。

      “这些都是给我们二小姐的?你怎么也不说话,什么意思?”纸鸢翻看着那一盘东西,只是些衣料首饰什么的,没什么稀罕……可纸鸢不这么认为,继续说,“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这平白无故的,你们东院儿给我们西院儿送什么东西呀,我们二小姐长这么大还真没穿过这么好的料子呢!”

      我一听这话里有话,本来在镜前梳妆的我,转过身来看着晴儿……

      晴儿见我看她,忙着向我问好,“二小姐好……这……这是老爷给二小姐送过来的……”

      “我知道了。”我在心里琢磨,老爷给我送东西,他……这是要感谢我?于是,我有了点小兴奋,感情我昨天的见义勇为打动了老爷子,他来向我示好了,于是我又问晴儿,“爹爹可还说了什么话?”

      我突然觉得这丫头像极了一只进口牙膏,不使劲儿挤,她是什么都不说。

      “老爷还说……说知道二小姐累了,好生在屋里歇着吧,不用过去给他请安了……”晴儿依旧是低着头,心情也不是很美丽。

      这大上午的,什么事儿也没有,累什么累?我还正想着去看看老爷子呢,这回好了,直接不用过去……这这这几个意思?老爷子不好奇?不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对昨天的事情都忘记了?我的老爹呀,您这心比我的还大呀,我都怀疑我就是您亲生的!

      可我再仔细一想,不对呀……这分明就是不想见我嘛,这么好面儿的老爷,昨天那事儿,让自己闺女替他涉险顶着,还吓成了那个鸟样儿,还让自己闺女看见,这不是丢他的老脸吗?……对吧……所以,老爷子这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今儿给我送些东西算是补偿……最好笑的是,还差人问我,是不是回来了,如果回不来,连东西都不用送!这是个什么爹呀!

      我的心,顿时就凉凉了……

      “既然话已经带到了,那你还杵在这儿干吗?”我的内心有些怨气,说话的口气也变了。

      可那小丫头还是没走,两只手互相搓着,终于说出一句话,“老爷还说了……让奴婢留在西院儿……供二小姐差遣……”

      这回我算明白了,怪不得这小丫头来的时候就有些不情愿……怎么来西院是丢人了还是影响她远大的前程了?这些狗眼看人低的玩意儿!

      “正好,我们西院儿缺人手,你就留在厨房吧,以后砍柴挑水擦地什么的,都归你,还有,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进我这屋,听到了吗?!”我的话语很严厉,一点面子都没给她。

      晴儿被吓得一哆嗦,赶忙点头称是。

      “好了,出去吧!”我说完话,转过头继续打理我的头发……我知道一句话这么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可我这才明白,之所以有这样的话,就是因为有这样不知好歹的女人!

      晴儿随着我的转身,一个人也灰溜溜地出去了……

      “二小姐……会不会……说重了些?再怎么说,晴儿以后就是咱们西院儿的人了……”纸鸢一边帮我梳头,一边向我提示。纸鸢的提示恰到好处,不愧是跟着二小姐混的人,打小察言观色早就练就了一身本领。

      其实我也感觉不妥,只不过刚才有些气罢了,“先不管她,看看以后她能不能改改,再说吧,毕竟是那边儿过来的,谁知道呢?”

      “我操得哪门子的心?反正有了她,奴婢也能松快点儿呢……”纸鸢这话没毛病……终于,我的头发有了些改观,我也不再任性,由着纸鸢给我盘发,这样可能会结实点儿。

      “对了,二小姐,到底昨晚发生了什么?……奴婢……能问吗?”纸鸢小心地试探着,生怕我想多了,真是个好孩子。

      “不急,以后,和你慢慢说……先陪我去看看我娘……”我说着站起来,让纸鸢去帮我挑衣服。

      “二小姐在屋里吗?”门外又有人在叫唤。

      “今儿也就奇了,咱们西院儿还从未这么热闹过呢,我这就出去瞧瞧……”纸鸢说着,人已经走到了门口,推开了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