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仙女思春贵妃网80e

      出发的时候太阳就已经落山了,现在更是已经夜色笼罩。

      虽然不能说是完全的昼伏夜出,但多数时间在夜色中赶路,算是一种很好的保护,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在路上遇到意外的可能性。

      同时,因为有三千营的尖兵在前方清路,所以赶路的速度也并不比白天慢多少。

      周世显骑在马上,心中想象着辛里正在祠堂的地下挖出东西时,脸上会是怎样一种表情,觉得很愉快,不由得笑了起来。

      他没想到,第一次打开小地图,就能有所发现,倒是让季辛南庄的老百姓赚了一个便宜。

      小地图是供寻宝和组队专用,显示的范围非常小,只是大地图的千分之一,会随着大地图的升级而升级。

      周世显在心里算了一下,明承宋制,五尺为一步,两步为一丈,一百八十丈为一里,而一丈大约等于现在的三点三米,那么这时候的一里大约是六百米。

      也就是说,现在大地图的显示范围是二十里,所以目前小地图的探测范围是身边十二米的圆圈。

      在这个范围内的无主宝物,就会显示在小地图上,当然如果是几枚铜板,那大约是不在此列的。

      他心想,这个年代没有银行,地下三尺之处就是人们最可靠的保险箱,但是一经离乱动荡,多少财物便会这样永远不见天日,刚才季辛南庄的祠堂就是个小小的例证。

      周世显稍微修正了前进的路线,他从辛里正那里得知,只要过了文安县城,就有还在运行的驿站,这当然就成为车队行进的目标方向。

      现在这个局面下,一个驿站意味着很多东西,其中最关键的,是证明了至少有一条南下的驿路依然畅通!

      从季辛南庄到文安县大约百里,车队在黑夜中静静前行,每过一个时辰,就会停下来稍微休息一会儿,即使这样,也在天将亮的时候,接近了文安县城,从县城东侧两里的地方绕过城郭,去寻找辛里正口中所说的驿站。

      这时,在前方的黑暗之中,依稀看到隐隐有火焰的亮光,周世显喝止了车队,过了片刻,亲自统带尖兵开路的瑞常,带了一名负责传令的骑兵从前面返了回来,来到了周世显的面前。

      “驸马,前面不远有个寨子遭贼兵打破了,没有留下活口,只有几处火头还在烧。”瑞常报告到,“我们在周围搜过了,从贼兵留下的踪迹来看,应该是已经往西面退走了。”

      “那能不能过?”

      “能过。”

      虽然瑞常这样说,为了保险起见,周世显还是发动了【地图】技能,呼出面板一看,上面果然没有代表闯军的黑色旗帜。

      不过二十里的范围,也不是一个绝对保险的距离,他想了想,决定还是自己去看一眼究竟是什么情况,于是吩咐韦东来带上二十名火枪手,由瑞常带路,向起火的地方奔去。

      到了地方,发现确实只是一个小村庄,周围立了栅栏,勉强算是结寨自保,没想到保不住,还是为贼兵所打破。

      他下了马,在火枪手的簇拥下进了寨子,一进寨门,他就有点后悔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

      寨子里的情形,实在有些惨烈。

      从寨墙到房屋,每隔几步就能看见一具倒伏的尸体,男女老少都有,有的是被杀,有的能看出来是被虐杀。

      全村的房屋,有一半被烧成了断壁残垣,不少被烧得焦黑的房屋中,还在冒着青烟,垮塌的废墟之中偶尔也可以见到被烧得焦黑变形的尸体,不晓得是不是被生生烧死在火里的。

      周世显心中翻腾,强制压抑住自己,不要倒了主官的架子。他去瞧身旁的兵士,有的人面露不忍之色,也有的人却是脸上表情漠然,毕竟在这个年代,已经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

      他情绪变得有些低落,摇摇头,准备走了,谷十八在他身后凑上来,小声说道:“爷,我看了一圈,这里面没有年轻女人。”

      “什么?”周世显一时没明白谷十八话里的意思,转头却看见那个耳聋的齐四柱,正蹲在地上,用短刀在一具尸体的身上挖着什么。

      周世显只觉得一股怒气嗡的一声涌上了头,顿时恶向胆边生,右手已经扶上了刀柄,大喝一声:“齐四柱,你在做什么!”

      齐四柱被吓得一哆嗦,站起来转过身,左手里不知道托着什么东西,右手垂下的短刀上,鲜血顺着刀刃,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

      “禀报驸马爷,这不是流贼干的。”齐四柱茫然说道。

      “什么?”周世显只觉得一阵心烦意乱,心想自己那点机灵劲儿今天都跑哪儿去了,怎么人人说的话他都听不明白。

      “驸马爷,这人是被火枪打死的。”齐四柱往前凑了凑,举起手上的东西给他看。

      周世显心想,为什么被火枪打死的就不是流贼干的?流贼也有火器啊......

      他低头去看齐四柱的左手,只见他长满老茧的手心里托着一枚铅子儿,大约是在衣服上擦过,没有血迹,虽然在射入人身之时有些压扁了,但能看出来原来应是形状匀称,表面也显得漂亮光滑。

      四钱火药,三钱铅子。

      他心中忽然一沉,想起了前两天在十王府内看神机营的人分拣火药铅子儿的时候,韦东来说的这句话。

      他抬头望去,只见韦东来和齐四柱两个人你瞅我,我瞅你,脸上的神气都变得很难看。

      “韦东来,你说。”他面无表情,干巴巴的吩咐道。

      “报告驸马,”韦东来也上前一步,小声说道:“这是鲁密铳的铅子儿,错不了。大明朝就三百枝,全在神机营的中军标营,这个也错不了。”

      周世显愤怒到极处,反而冷静下来了,心想我早该知道的,这个年代,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屠村灭寨这种毫无人性的事情,究竟是哪里的兵做出来的?

      “这么说,是神机营打到过这里了,”周世显冷笑道,“我只是没想明白,此处离开京城已经足有两百里,京营是怎么大老远的跑来,剿民安邦的?”

      “驸马,”韦东来觑着驸马的脸色,生怕他把火气撒到自己的身上,小心翼翼的说道,“我说一个人,你就知道了。”

      “谁?”

      “李建泰。”

      原来如此,周世显明白了.

      李建泰,代天子出征的李建泰。

      有明一代,除了皇帝之外,权力最大的一个人。

      皇帝老大,他老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