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农村土炕性事

      只见韩枫的丹炉内,多出了一团赤红火焰。

      这团火焰直接取代水幕,将木灵气息与药粉笼罩在内,同时与炉台中的火焰产生共鸣,将地火全部的热量吸收进丹炉内。

      瞬间,丹炉颤动,“哐啷”作响。

      韩枫丝毫不慌,手掌一翻,丹鼎出现在手中,随即手腕一抖,炉中热量爆发,形成一缕青色火焰从丹炉中持续喷涌而出,药粉夹杂在其中,正逐渐成型。

      青色火焰喷涌三息后,这才消散,只剩成品回灵丹漂浮于空中。

      韩枫起身,双手背后,神色傲然:“请叶掌座定夺品级。”

      叶明峰只是随意看了一眼,沉声开口:“本轮韩枫胜出。”

      紧接着,他看向吴春秋,“吴老怪,如此霸道的炼丹手法,想必是张大师教导的吧,此手法超出了三品丹师的经验,其中难度之高难以想象,能用此法成功凝丹,这韩枫确实也算奇才了。”

      吴春秋呵呵一笑,“若非最后一刻剑走偏锋,韩枫这孩子此局也赢不了你门下这女娃。”

      广场上,随着李青灵揭开丹鼎,她的回灵丹也在这一刻出炉了。

      看着手中的上品回灵丹,李青灵一言不发,轻叹一声后,回到了叶明峰身边。

      “看到了么,你们所敬仰的李师姐也败了,刚才你们不是逞口舌之力么?”

      想着刚才被众人合力嘲讽,韩枫很是恼火,讥讽道:“论丹道还是我水云宗位列大唐修真界第一,你百草峰不过会点鸡毛蒜皮罢了,也配称之为丹道?”

      此话一出,顿时在场所有弟子都怒了,就连叶明峰也是一脸阴沉的看着韩枫,韩枫最后两段话,已经侮辱到百草峰的丹道道统了。

      丹道道统是百草峰所有弟子的信仰,一旦信仰崩塌,百草峰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特别是丹道各方面连续完败的情况下,今日之事过后,必定会使各弟子质疑,百草峰的丹道道统是否为纯正的。

      这一刻叶明峰是最急的,若不胜一场,极有可能再无弟子有信心炼丹,可目前三轮比试已结束,胜负已分,况且百草峰除了赵龙、李青灵以外,也确实再无丹道奇才,可谓山穷水尽。

      “怎么,还不服么?”看着广场四周愤怒的百草峰弟子,韩枫格外舒爽,“我知道你们不服,不妨再来一局,我让尔等心服口服。”

      “小辈,你想如何再开一局。”叶明峰皱眉问道。

      韩枫抬手指一圈,“既然百草峰对丹道一无所知,那便比最基础的草木篇,这广场上所有一、二、三品丹师全部一起来,比拆分无品级药草,这种品级的药草不需要任何特殊手法,但凡有一人比韩某快,则本次丹道比试我水云宗完败。”

      韩枫此话一出,广场寂静无声。

      所有弟子目中蕴含着憋屈与愤怒,韩枫这句话无疑是赤裸裸的羞辱,赵龙与李青灵都不行,他们即使人再多又有何用?

      叶明峰阴沉着脸,此刻他已确定,这一次水云宗真正的目的,确实是为了摧毁百草峰的丹道道统,从而使水云宗丹道一家独大,日后便能名正言顺独揽大唐修真界所有高品级药草,形成垄断!

      否则一名弟子根本不敢如此出言不逊,唯有宗门做后台教唆。

      在场不仅叶明峰看出了,王长风以及叶岩也都看出。

      但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无法采用修为压制,否则就是在向世人宣明,我万剑宗丹道确实不行。

      如今唯一的破解法就是,站出一名草木造诣登峰造极的弟子,战胜韩枫。

      “可有弟子自认草木到了巅峰造极地步的,但凡赢得此场比试,赏灵石百万,加上百草峰山腰处占地百亩的独院阁楼,以及百草峰每月价值五十万灵石的药草消耗玉牌。”叶明峰沉声开口。

      此话一出,无数人倒吸口凉气,百万灵石先不说,就每月五十万灵石的药草消耗费用,就足以让一名稍有资质的一品丹师,在十年时间内晋升到二品境界。

      更可让一名天资优异的二品丹师,在五十年中成为三品丹师。

      这一奖励可谓前程似锦,未来无忧!

      虽说奖励如此丰富,可广场上众弟子都是面面相觑无人站出,每个人心里的想法几乎都是李青灵与赵龙都不行,他们就更不行了。

      所以无人敢浪费宗门这最后一次挑战的机会,因为一旦输了,后果他们承受不起。

      广场寂静的可怕。

      正当李青灵准备站出时,身旁的叶明峰传音了:“灵儿,你与龙儿就不必上场了,这韩枫从始至终一直都未出全力,若是你二人再败,整个百草峰弟子对丹道的信仰,将瞬间荡然无存,到时候百草峰极有可能面临瓦解。”

      闻言,李青灵神色一阵黯然,“都怪灵儿学艺不精,百草峰蒙羞却无能为力。”

      “不必自责,水云宗有四品丹师坐镇,三品丹师经验自然要比我百草峰高上一筹。”叶明峰轻叹传音,“唉,看来无人能战了,百草峰丹道不知还能走多远。”

      韩枫看着鸦雀无声的广场,更加气焰嚣张,“哈哈哈,名震丹道界的百草峰也不过如此,全峰上下竟无一人敢与韩某一较高低,可笑至极!”

      “不知我能否一战?就比无品级草木拆分。”突然,白牧的声音在寂静的广场响起。

      所有人在这一刻顺着声音看向他,就连台上在坐的掌门、两位掌座、以及吴春秋等人也都看向他。

      所有人一瞬间就看出,白牧并无灵根,一介凡人!

      叶明峰神色不悦,眉头一皱,正准备大声呵斥,可很快想起了什么,内心一叹,罢了,就让这孩子背锅算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认为白牧想灵石想疯了,一介凡人草木能有多强?还能超越完美木灵根的韩枫对草木的见解?

      特别是阮清,张大了嘴,呆呆的看着白牧,她怎么也没想到,白牧会突然发声,于是连忙扯了扯他的衣角,焦急低声提醒:“小白,这不是开玩笑的,一旦输了后果你无法承受。”

      可白牧犹如未闻,此时人群也为他让出了一条道,他缓缓向广场中心走去。

      事实上白牧心动了,一百万灵石,一个修士除非去某禁地冒生命危险,或是杀人夺宝,否则这一百万灵石,最少要花几百年时间才能攒到手。

      主要还有一点,百草峰的道统不能丢,一旦失了道统,百草峰绝对走不远,到时候的状况就是,自己无灵根,其他山峰不会收留,也就无法签到了。

      况且白牧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他在万剑宗待了五年,要说没一点感情是不可能的,一身五品丹道境界也是拜百草峰所赐,若是放任不管,他内心过意不去。

      至于最终赢了后,白牧也不怕他人怀疑万药阁一二层的事。

      毕竟王长风如此恐怖的存在,都未看出自己具备灵根以及修为,此点就足以向大家说明,他白牧就是凡人,不可能有挑战万药阁的能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