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88k视频邀请码

      江流儿走在路上,心中纵有万般不舍,却也无人诉说。

      最近他离开了生活十七年的地方,沿着北方一路走走停停。不知借宿了多少人家,多少也懂了点人情世故。沿途也遇到不少所谓地痞流氓,甚至还有一些林中小贼,都被他打的七零八落,四散而逃。

      可是他想念的并非人们称之为家的地方,而是某些人。终南山风景秀丽,终年如春,不像人间有四季之分。唯一有些缺憾的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终南山却并不通用。利益才是终南山永远的指向标,师姐说修炼的世界就是如此,有时候没有对与错的区别,只有做与不做的区别。人们会因为你心狠手辣而戳你的脊梁骨,那是假象,若你不凶狠,背地里要受更多的嘲笑。师弟你若善修行,占了他们的利益,以你的性格,怕是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江流儿摇了摇头,心想师姐你真是误会我了。我要是善修行,又怎么会缩在药谷当一小小采药童子呢?我只是适者生存罢了。

      “小兄弟在想什么?”一旁的赵虎问道。

      江流儿应声偏过头看向这位中年人,哒哒的马蹄声和嘈杂的脚步车轮声齐齐入耳。

      “镖头有所不知,我离家已是很远,有些想念。”

      “没想到小兄弟不仅仗义相助,还是个有情之人。不过我辈男子汉大丈夫,不说志在千里,却也没必要过于留念家乡。”

      “镖头倒是豁达。”

      江流儿有些意兴阑珊,驾着马自顾自继续往前走。

      赵虎皱着眉头,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少年心性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他往身后的车队扫视了一番。眼光遗留之处,王家小姐的轿子稳稳当当地前行着。帘子正在微微摆动。

      一行人下了马通过入城检查,浩浩荡荡径直向王家府邸走去。王家大门前,早有下人等待。一行人各被带着路分开了。

      王家内院,江流儿跟着镖头见到了王家家主。王时生一身简朴素衣,坐在主座。

      “赵镖头辛苦,此番还劳您多费力了。本来玉儿还可在老家多待些时日的,奈何最近到处都不是很太平。我又这么一个女儿,心中担心的很。临时给你添事,真是不好意思,我已经吩咐过账房了。回头多结算些工钱,镖头可不要跟我客气。”

      “王老板说笑了,这点事不算什么大事。不过最近真是不太平,四方盗贼都有些猖獗。路上还真有些惊险,还好有位小兄弟出手相助。”

      赵虎侧过身,让出江流儿的位置。其实刚进门时王时生便注意到了江流儿。实在是少年相貌不凡,气质出尘,引人注目。王时生心里早已好奇是何许人也。当下立即问道:“这位是?”

      赵虎道:“王家主有所不知,这位少年我也是路中偶遇。说是偶遇,倒也不准确。当时我们路过齐云山脉,被一伙山贼相围。这伙盗贼异常凶狠,什么话也没说,突然就四面八方包围过来要抢货物。我等当然不从,便是当场厮杀起来。这货山贼仗着偷袭,又使人暗箭伤人,一时间我等有些难以招架。不过鄙人和兄弟们走镖这么多年,不说武功高强,但也并不惧这些山中小贼。当下招呼兄弟们缩紧阵型,局面慢慢稳了下来。”

      “山贼真是猖狂,光天化日之下,怎敢如此行凶。”王家主适时正气凛然道。

      赵虎朗声一笑,道:“王家主不必愤慨,我等既然安然归来,这些盗贼肯定是没讨到好处。”

      “哦?赵镖头请细说。”

      “嗯——当时我等守的严实,这伙盗贼久攻不下,白白折了不少人。我心想再一会,这伙山贼也该退了。我正这样想,突然,一团火光不知道从何而来,我一兄弟闪之不及,全身都被点燃,没半会便没了命。哎。”赵虎摇了摇头,语气有些哽咽,沉默不语起来。

      王时生听到此,心中咯噔一声。但神色却是抓紧,道:“镖头节哀,兄弟们辛苦了,拼死保住了小女。哎,镖头回头到账房登记一下,兄弟们的丧葬费直接从我王家扣吧,兄弟们有家中妻小的,回头我会再补偿他们的。”

      赵虎听罢,也不再多作态。抹了一把眼睛道:“王家主的心意我替兄弟们领了,入了我们这一行,早有觉悟了。现在也不是多愁善感的时候。”

      赵虎停顿了一会,又道:“当日我等惊骇万分,还好我那兄弟被烧死之后,那伙山贼便慢慢退了回去。这时我才发现山贼中走出来一个人,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掌心便冒起火来。也不怕家主笑话,当时我等见此,吓得无人敢动。那山贼见我们被吓住了,便叫我们丢下货物和女人,便可放我们离去。王家主,赵某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辈,但是兄弟众多,也不想他们白白送了性命。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这位少侠突然出现,真是救我们于水火之中啊。”

      王家主听得一阵后怕,侧过身,对着江流儿道:“小兄弟是?”

      江流儿在一旁听这两人说话,看出来两人颇有些逢场作戏,心中暗笑。却也不好表露。只道:“举手之劳罢了,王家主不必放在心上。”

      赵虎在一旁道:“小兄弟谦虚了,王家主可不知江小兄弟厉害,当时那山贼正是叫嚣个不停,小兄弟却是不说废话,不知从哪一跃而出,直奔那使火的怪人而去。速度真是极快,那怪人当即也是吓了一跳,手中火球一扔,却是被小兄弟闪身躲过。那人慌慌张张,想从胸中掏出什么玩意来,小兄弟却是一掌击出,正中那人旁边一盗贼,那盗贼远远飞了出去,刀却是失了手,飞向空中,小兄弟不可谓不武力过人,说时迟那时快,夺了刀,手起刀落,直接了解了那人性命。虽说了这么多,当时也就那么一瞬而已!”

      赵虎说的入了神,一时间口吐飞沫却也不自知。不过王时生却是听得着实震惊,有些目瞪口呆,倒也没发觉到。

      王时生听罢,倒抽一口冷气,喃喃道:“少侠可真神勇啊。”

      江流儿谦虚地略微一笑,道:“王家主,赵镖头谬赞了。我只是出其不意,贼人没有防范罢了。还得多谢赵镖头吸引力他们注意力,不然我哪有那么好下手的。”

      三人又是客气了一番。

      江流儿有些百无聊赖,心想这些人真是事多,客套话说个不停。一口一个少侠,听得真是让人厌倦。

      没一会,王时生对江流儿道:“江少侠不知有何打算,若是不嫌弃的话,府上空闲的客房不少,不妨在我这住个两天,也好让我聊表谢意。”

      江流儿听此,心想敢情你终于是说到正事了,便道:“那便多谢了。”

      是夜,江流儿坐在卧榻上,面前放着三张黄色的纸张,纸上画着一个奇怪的字符。细细看去,倒像是一个火字。

      江流儿拂过字符,暗道:“这便是火符吧。嘿嘿,虽然是最低阶的烈火符。不过也是好东西了。在山上呆了十七年,一个没弄到,下山才一个月,倒是入手三张。真是可笑。”

      山上那么多年,江流儿早就见惯了各种修士。自然一眼就看出那山贼不是什么厉害的修行者,怕是只会一点灵力运行之法,估摸着还不会灵力斗法。也不知道什么好运得来的修炼之法。试想若真是厉害之人,早就暴力解决了,不过拿个火符装模做样罢了。想必那镖头心中也有算计,只是不敢堵上身家性命。可惜了,没搜到什么修炼之法,只得了这火符。不过就算是得了修炼之法,又有何用呢?

      心念至此,江流儿憋气凝神,开始慢慢往符中灌输灵力。火符开始慢慢发出亮光。随着江流儿灌输的灵力越来越多,火符也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其中蕴含的一股力量似乎随时都要爆发开来。

      江流儿慢慢收回灵力,火符也慢慢暗淡下来,却没有人接住,掉落在地上。

      江流儿咬着牙,左手按住右手,额上青筋暴突,浑身颤抖个不停。

      “果然还是不行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