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乱码123445区

      离开卓云家,上午索性在宿舍睡大觉,下午回去上班,郑邪拍着他的肩膀:“小伙子,你还挺坚挺,每当我们以为你人没了的时候,请个假,又好端端的出现了。”

      “没办法呐,有个好师弟。”

      “我可听说了,你师弟的口头禅就是“我师兄实在太牛逼啦”,你真的很厉害?”

      “试试?”

      “我开玩笑的,啊哈哈。”

      罗良发现这些搬石工对他又尊重了很多,心服口服肯定算不上,但至少眼中有深深的忌惮。

      接下来几天都无事,罗良照常上下班,嘴馋了就去卓云家蹭汤喝,而两人都很默契,没再提那日的事情。偶尔也去积木小面找黄涛唠嗑,纯纯的淡水之交。

      至于赵公子那边,暂时没有动作,也许是暂时被“黄毛师弟”的小威名震住了。保险起见,罗良特意帮卓云装了监控,换了更牛的门锁,窗户也加装牢固的防盗网。没办法,他目前实在做不到24小时保证卓云的安全,除非住在她家。

      就算如此,也不是长久之策,他不可能一直住她家,唯一方法就是变强大,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每次约刘小湾出来,她身边都跟了一个保镖,害的罗良没有一亲芳泽的机会。

      而且刘恒时不时约他去吃饭,俨然一副慈善长辈模样。

      不过罗良也不是省油的灯,对于这位大佬,该蹭就蹭,比如厚着脸皮要了一张名片,比如硬要合影。

      这些东西说不定以后都有用呢,拿出来吹牛逼也许都能唬住某些人。

      他还报考了驾照,速成班,比较贵,不过二十多天可以把证拿到手。他当然会开车,但还是弄一本证妥当些。

      练车时间自然定在晚上。

      时间匆匆而过,这天,搬石工聚集在昌盛饭店后院,准备出门。

      偌大的院子里停着两辆军用款式大卡车,通体暗灰,样子有些破烂,但听发动机的声音,这是保养很好的新车,还改装过。

      “小李,检查装备!”老大吩咐到。

      小李带着几个人在车身上拍来拍去,每拍一下,便咔嚓一声,露出一个凹槽,凹槽中藏着家伙。

      车里车外,车底车顶,有夹层的地方都玄机。

      几人又搬了一些水,压缩饼干等生活物资上车。

      跳上后车厢后,罗良摸了摸车身,曹,居然是防弹材料。

      因为只有老大知道去源产地的路,所以他是司机,他那辆车上还有颜青,老三。

      另外一辆车由另外一个司机开,这个司机是昌盛饭店高层直接委派的。这辆车上有罗良,郑邪,老五。

      这个分组有些意思,首先拆了颜青和郑邪这个组合,然后老三和老五有些矛盾,便将他们分开。

      而老三和郑邪都属于狗头军师的角色,一边一个,刚好。

      两个战力很强的人,颜青和罗良,也是分开。

      整体来看,还是罗良这队弱一些,一是老五相比老大老三,资历浅,手下人也少一些;二是罗良还是一个新人。

      轰隆,门关上,车厢顿时陷入黑暗,罗良四下瞧了瞧,不是普通的黑,是十分窒息的黑暗,他猜测车厢表层涂了某种吸光的颜料,并且做了隔音处理。

      噗呲。

      一束昏黄的灯光亮起,闪烁不定,罗良抬头,车厢顶部吊着一盏煤油灯,随着卡车的颠簸不断摇曳。

      “怎么了,五哥?”他发现老五脸色有点差,便问道。

      老五先点了一根烟,深吸一口,才说:“这次运石的任务,有点超乎想象,以前都是我们自己出门,这次却专门派了一个司机。”

      “你的意思是……”罗良试探着问道。

      老五心中仿佛插了一根刺,一时间不知怎么表达,正在组织语言。

      郑邪也点了一根烟,接过了话题:“肯定不是因为人手不够,因为我们还有一个老二知道路,能开车,而且老四也还没出动,并且假设人手不够,也不会只派一个司机来。”

      “不信任,监督。”老五缓缓说道。

      罗良看了一眼车头方向,郑邪却摆手:“不碍事,听不到,源产地的位置在公司属于绝密,每次我们搬石工出动,除了司机知道路,其他必须处于几乎密闭的车厢,隔音隔光,只有极其细小的通风口,你看手机是不是没信号?”

      确实,手机显示无服务。

      “几位大佬,俺有一点想不明白,首先,源产地并不是昌盛饭店自己的仓库,它只是上家,也是出售石头的地方,换而言之它是一个交易市场,或者平台。这也就意味着,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买家,这样一个地方,应该没必要如此保密吧?再说了,就算知道了位置能怎么样?我们只是小小的搬石工,难道还有能耐炸了它不成?最后,假设我们在归途中对石头有歪心思,这也不成立,因为我们不知道石头的好坏,谁愿意冒险得罪昌盛饭店?”一个搬石工问道。

      气氛沉默一下,这人说的很有道理,逻辑严密。

      “我觉得四个字可以解释,”罗良想了想说,“资源垄断。”

      见其他人不解,他继续解释道:“在科举制之前是察举制,察举制简单来说就是推荐做官,这意味着权力在当权者手中继承,飞黄腾达的资源和渠道被垄断了。所以说科举制很伟大,寒门能出贵子,你们想,原先靠察举制上去的当权者,愿意看到这一幕吗?虽然寒门子弟靠科举制改变命运的可能依旧十分渺茫。”

      “富人见不得穷人变富,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性。”郑邪第一个领悟。

      “不错,垄断赌石资源的大佬们允许同级别的对手分蛋糕,相互竞争,但他们却很忌惮原本比他们弱小的人上位。”

      人性呐,总是见不得原本比自己差的人,忽然变得比自己牛了。但他们却能忍受比自己好的人变得更好。

      郑邪深深的看了一眼罗良,眼底藏不住的佩服之色。其实郑邪的内心深处和他猥琐的外表截然相反,他是个有些傲气的人,尤其是在看待事物的眼力上,他没念多少书,但却是智囊,本以为自身很牛,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看问题更透彻深刻。

      “看来这批货太贵重了呐,只是毛石而已,公司就觉得光凭威望难以震住我们的贪欲,不得不派一个人跟着,要是切开还了得?”老五感慨道。

      “你说的不对,贪欲既然震不住,真到了那个时候,谁还管什么狗屁司机?“揭竿而起”也是正常的!一个司机能有什么用?除非是扫地僧。”郑邪嘿嘿笑道。

      “临近出发了,才被告知委派了司机,保密得过头了,不得不让人怀疑,可能不仅仅是信任问题,也许还有其他诡计?”老五皱眉。

      “钓鱼?诱饵?我们是炮灰?为真正的运石车打掩护?”郑邪连着发问。

      “想坑老子,就算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老五恶狠狠的说道。

      罗良无所谓的摇摇头,看了郑邪一眼:“邪哥,我看你像读书人啊,说话很有水平,上过研究生吗?”

      “你说的这个上,它正经不?”郑邪嘿嘿笑着。

      大家被逗笑了。

      两人则对视一眼,心中已经明白对方所想,刚才光顾着口嗨分析,没考虑这些手下的想法。

      万一气氛太压抑,他们先乱了怎么办?

      至于老五,差距就明显了,他没想到这层,仍旧愁着脸。

      罗良想了想说:“大家不用担心,我师弟跟着呢。”

      “就是那个小……”老五大喜,他可是见识过“黄正”的身手,刚才本想说小黄毛,又立即察觉到不妥,便改口,“那个小眼睛很好看的师弟?”

      “是啊。”罗良点头。

      “没有暴露踪迹吧?”

      “不会,我师弟很稳健。”

      大伙松了一口气,这辆车中的军心稍稍稳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