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play视频

      “一一!二二!三三!四!”

      “很好!跑起来!”郑森喊亲自带队喊道。

      “郭帅!你跑这么慢,是不是不想吃早饭了?”潘良跟在队伍的后半部分喊道。

      “哈哈哈~!”众将士顿时笑成一片。

      “刺!”胡雄正在带队训练。

      “杀!”

      “用力!”郑森逐个队伍巡视。

      “刺杀!要快如闪电,讲究的是稳!准!狠!”潘良与郑森一起巡检各部队训练动作。

      “嘿!”

      “哈!”

      “兔崽子们!上了战场!你不杀死敌人,就是敌人杀死你!”郑森集合全军大声喊道:“你要是不想别人睡你的婆娘,打你的孩子,就都给老子打起十二分精神!”

      “刺!”潘良在一旁喊着号子。

      “杀!”千余名新兵卖力的喊道,一滴滴汗水不知不觉滴落在地。

      现在张牧的营地十分热闹,部队抓紧一切时间提高这些新兵的战斗力,郑森的练兵是严格按照张牧的练兵手册来的,所有人先熟悉军规军纪,做到令行禁止,然后是各队进行队列训练、战术动作,这些就占了半天时间,下午再集合,整体训练,每天如此,体能训练分别安排到早、晚进行,同时还要死记硬背军规军纪。

      所有的新兵家眷已经分批次全部转移到了陈家庄以北的山里,那里有宋涛、郑森当初建立的临时营地,当初的武器装备、粮食补给都藏在这里,安全方面有宋涛的侦查信息,每一个时辰传回来最新的情报,因为有张牧的军规军纪,军功赏赐在,家眷营也临时组建了一支三百余人的辅兵,并分发了武器,分为三组,每组四个时辰日夜不停的围在营地四周境界巡查,周围一旦情况有变,张牧率军过来,不出半日即到,可以说十分安全。

      与张牧每天的充实相比,于大伟等人却因为兵员损失严重,地位在义军大营里一落千丈,严洪刚的势力依然成为了全军第二大势力,兵力打到六千人之众,就杨三成的兵力也达到了两千!而于大伟等人现在东拼西凑的兵力也仅仅只有三千而已,还是算上张牧新晋招募的新兵,战斗力更是急转直下,除了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之外,秦元林秦军师更是趁机打压,命于大伟部拱卫大营,非大帅军令不得外出。

      “怎么办?怎么办?”马登山在大帐内急的团团转。

      “阿生,你倒是说说看,咱们怎么应对呀?”于大伟见秦庆生久久不言,赶紧追问道:“长此以往,咱们就被军师给吞了!”

      吞并,这件事不光是于大伟担心,整个义军大营所有渠帅都在想着这件事,而于大伟部的实力削弱,正好被秦元林抓在手里。

      “张军指挥使到!”刘勇在帐外喊道。

      “快请!”于大伟立刻说道。

      “参见于帅!秦帅!”张牧进帐后立刻参拜道,虽然大家都是以兄弟相称,但在礼数方面张牧从不言废。

      “哎呀,张兄弟!”于大伟满脸堆笑道:“你太客气了,说了多少回了,咱们弟兄们不兴这一套。”说完拿眼睛不住的猛漂秦庆生。

      “张兄弟应该听说了吧?”秦庆生直接说道:“秦军师让我等守卫大营。”

      “嗯!这件事在咱们营里都传开了,兄弟们都在议论!”张牧说道。

      “你怎么看?”于大伟问道。

      “这不挺好嘛?”张牧笑道:“说明大帅在乎咱们呀。”

      “兄弟,你是傻?还是蠢啊?”卢峰立刻骂道:“让咱们去守营门,咱们就再也无法外出打秋风了,从今以后一切军需就全要仰赖他人鼻息!”

      “是啊,时间一长,人心涣散。”孙浩听众人一说他也有些明白紧跟着说道:“回头那狗头军师一纸调令,咱们弟兄们就得听令行事,再也没有丁点儿自主权了。”

      “哼!”张牧冷哼一声说道:“那你们有什么想法?”其实他对这几个人最近一系列小动作全都看在眼里,只不过一直没有发作而已,就他们这些小把戏对于张牧来说完全是小儿科。

      “卢峰!不得无礼!”于大伟一看张牧的表情心中隐约觉得不对劲,立刻出言喝道:“都是自家兄弟,这是干什么?”

      明面上感觉他是在呵斥卢峰,实际上前半句是说卢峰,后半句就是说给张牧听的,对于目前的状况,于大伟只能用情感约束张牧,他深知一旦把张牧逼急了,以他的脑力,极有可能领投他人,到时自己这一部在整个义军大营那丢人可就丢到家了。

      “这不把张兄弟叫来一起商议一下吗?”秦庆生瞪了卢峰一眼说道。

      “呵呵!商议?”张牧讥笑道:“自从拿下陈庄之后,几位哥哥那可都是日理万机,忙得很嘛!”

      “你!”马登山顿时老脸一红,以为张牧说的是自己,可话刚一出口立刻又感觉不对,顿时卡在那里,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脸色由红转紫,憋得十分辛苦。

      “张兄弟!这事确是哥哥我做的不对。”让张牧万万没想到的一幕出现了,于大伟居然主动承认错误说道:“哥哥给你赔礼道歉了,对不住了,当时确实是我们几个有点被胜利冲昏了头脑。”

      “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卢峰顿时不悦道:“张兄弟,你行了。”

      “于大哥!”张牧被于大伟这一手搞得有些措手不及立刻说道:“小弟不是这个意思。”

      “不,你说的对,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深刻的反思自己的行为,确实有些忘乎所以。”于大伟说道:“大家都是穷苦出身,哪里见过陈庄这等大户人家,不免有些失控,这事确是做的不对!”

      “大哥,你这么说,这事我也有责任,是我没有及时规劝,反而怂恿大哥。”秦庆生眼睛一转立刻说道。

      “秦哥!”他们这番表演,张牧暗暗喝彩,确实厉害,自己正好结坡下驴赶紧说道:“你看看,这是干啥?大家都是兄弟,只是这些话闷在心里,兄弟我实在不是滋味。”毕竟自己实力还很弱小,脚下连块立足之地都没有,也着实没有实力翻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