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毛片试看日韩

      当众人离去李家大院中就只剩下横七竖八的尸体和抱着一具少女尸体的李芯。

      那女子看了看破败的李家,摇了摇头。“师弟,曾经的你放不下凡尘俗世,可你又换来了什么,一切皆是虚的。”她的目光扫到一处停了下来,随即落下。

      “区区十七岁,仅靠吞纳吐息便能修到这个地步……罢了,收他为徒,就当了却最后的红尘。”

      “少年,你叫什么名字?”李芯一动不动,没有回复。女子也不恼。“人既亡故,一心留念也只是徒增悲伤,还是早些入土为安的好。”

      只见女子翻手间,地上裂开一些口子,将所有尸体吸入其中。

      “这李家第一代老祖与我有些俗缘,今日算到此劫,可还是晚了些。天道即是如此,修行之人不能过度干预凡人事,否则,比遭因果。”

      李芯站起身来,深吸口气,转身对女子道:“多谢前辈了。”

      当女子看到李芯的一瞬,神情竟呆滞了几秒,随即干咳了一声。“我乃空河院第七峰掌座许香子,你若愿意,可随我拜入宗门。”

      李芯沉默了片刻,道:“刚才那黑衣人与前辈是什么关系?”

      “那人是万魔山之人,来此前已被斩杀。这李家的祖宗是我师弟。”

      “那我就放心了,我愿随前辈入宗,且想拜前辈为师。”

      “嗯……也罢!既与你有缘,我便收你作亲传弟子。但你必须修到筑基,不然,有违我的准则。”说罢,带着李芯飞走了……

      “难道我无法结婴,是因为看破红尘,竟还在意皮囊。”

      “师尊,那野狼帮为祸乡邻,今日又屠杀了李家,还望师尊出手!”

      “罢了,算是替天行道,此番因果,我便一人扛下。”

      不远处,一山匪徒野狼帮。“大哥,今天算是发财了!这么多灵药拿去卖,够兄弟们快活好一阵子了!就是李家大院内出现了一高手,连那仙人都跑了,我们没有捞到多少宝贝。”

      野狼帮帮主道:“都一样,三弟也折在了李正浩手上,我也是趁他与三弟火拼时,施了阴招才得手的。反正收获很大,死了就死了,人可以以后招。来,只管喝酒!”

      两人来到野狼帮上空。她冷眼一扫,只见手掌往下一按,刹那间,原本还灯火通明的野狼帮瞬间化为齑粉,所有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待巨响过后,此山已为平地,仿佛不曾存在过。做罢,面无表情地带着李芯飞离而去……

      黎明破晓,眼前所呈现的景象是他从未见过的壮观。只见方圆几十里内有七座雄伟的山峰,围绕着中间最高的一座,且一条大河绕着七座上而过。其中翠林山涧遍布,不乏许多小山峰,隐约可以看到有密密麻麻的洞穴。祥云布满天空,时而又仙鹤灵兽出没,灵气浓郁,建筑宏伟;连接着各岸山崖的索桥阡陌交错……

      “这便是空河院,在这东海中游修真界也算得是大宗门了。当然,也有许多小宗门,散修更是无数。这其中要格外注意万魔山的人,我们两家可是死斗了几万年了。”

      “这万魔山是正统宗门吗?怎么名字如此邪气?”

      “严格来说是邪道,那些人做事毫无规则,全凭喜好,连宗内的小规模厮杀也是允许的。功法更是与五大域都截然不同,不知宗门传承何源。也不知道上游领头宗门四合宗会承认其存在。”

      “弟子谨记。”李芯大体有了些了解。

      “你看最西的那座山峰,那便是我所掌的香云山,以女弟子居多。座下内、外门弟子五万余。大多数外门弟子资质有限,只达炼气,加入宗门也是寻求庇护,都住于山脚。内门弟子约万,皆为筑基,住于山腰。余下的便是三千左右长老,全是结丹。至于其他的,你以后慢慢了解。”

      两人飞向第七山峰,许香子心念一动,片刻后飞来一女子。那女子高约一六八,瓜子脸,眉如凤,睫毛修长,面色如桃,眼中似有秋波荡漾。不禁让人心往。

      “徒儿拜见师傅。”

      许香子看着眼前女子,面带温和道:“免礼。这是我于门外收的弟子,你带他去办理弟子令牌,给他寻一洞府,往后便由你负责他的修炼了。”

      “弟子不解,师尊不曾收男弟子,怎么今日收了男人?弟子怕有闲于您,还望师尊考虑。”

      “他与我有些缘分,而且资质不错。你无需多言,按命即可。”

      “徒儿领命。”

      见许香子走后,女子领着李芯朝一宏大高楼走去。“我不知道你与师尊什么关系,我也不想知道,不要以为有几分容貌就能勾引师尊。你最好安生修炼,莫要惹是生非,若坏了师尊名声,我可不会认着你是师弟而留情面!”

      此刻李芯心中:“……我长这样有错吗,一个个修道都修哪里去了!看你也心系师尊,我也不与你计较。”

      走到一柜台处。“哟!这不是咱香云山的大美人李无仙师姐么,今儿怎么临幸我这里了!”说话之人是一中年男子,左脸长了一颗大痣,一副精打细算的商人模样。

      “你给他办好弟子令牌,然后寻一个洞府。”李无仙扭头就走。

      “师弟是何许人啊?居然能和李师姐搭上关系,真是有福啊!果然生得一副好皮囊就是让人羡慕啊。”

      李芯想了想,既然决定踏上修行之路,就要断了红尘。顿了顿道:“我叫白离,今天刚见师姐,与她并无关系。”

      “算了,师弟怕情敌找上门,不愿细说,我也知趣不多过问。不过,你刚见师兄我,就没有什么表示吗?”男子眯笑着看着他,就差直接索要好处了。

      李芯自然不是傻白,对于这些,也从往年的书上看到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