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八戒影视免费观看

      有人带头捐钱,而且还是一个修为更高的长辈带头捐钱,大部分新生心里都平衡多了。接着就开始陆陆续续地有人去捐钱通过堵截区,抓紧时间奔向高级学府去办理入学手续。这样,短短十几分钟,竟然有近六十人捐钱走了。

      “怎么办?我们?”刘辉紧张地望着我们,“要不,我们也捐钱走吧?”

      “看样子也只能那样了!”张谦说。张谦在五人中,修为在李廷金和谢光荣之后,也是他们桥镇的尖子生。

      “再等等吧,还有这么多人呢。”

      “我们这么多人,如果大家一起行动,根本就不怕他们。”身边的大高个插嘴。

      “就是,但是谁敢第一个出头?第一个出头的肯定会被活活揍死的。”谢光荣摇头。这种情况大家都能够推测想象得到,自然不会有人领头的。

      “嗯?又有人要闯关了?”大高个突然说。

      “哦?”李廷金五人急忙看过去。只见一个小孩施施然地挤过堵着的人群,毫不停留地向堵截区走去,身后还跟着一个老者,一身下人打扮,明显是他的仆人或跟班。

      高级学员看到小孩过来,倒也没有任何表示。他们只堵截新学员,其它社会人员他们并不拦截。

      “喂,他怎么就可以不捐钱?”旁边正准备捐钱的新学员收回铜钱,指着小孩,责问高级学员。

      “切,你白痴啊,我们只针对新学员,那样的小孩和老人,我们根本就不强制要求捐钱。”不停感谢的高级学员满脸不屑地嘲笑那个新学员。

      “我们少爷是这届的新学员之一!”老仆人听了那个高级学员的话,不高兴地纠正他。他们少爷是多么难得的天才,你一个垃圾也敢轻视我们少爷?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维护少爷的荣誉比他们的生命都重要。

      “你听,那个小孩是新学员……新学员?”那个高级学员眼睛猛地瞪大,不可思议地看向那个小孩,“你开玩笑的吧?”

      在路中间堵截的高级学员一听,立即转身,对着小孩喝到,“呔,那小孩,你真是今年的新学员?”

      “是啊?怎么啦?”小孩停下,转过身望向那个高级学员。

      “差点被你的年龄骗了。是新学员,那就到那别捐钱去,看你还是有钱的主,你捐一百文。”

      “一百文?铜钱啊?”

      “废话,当然是铜钱。”

      “一百文铜钱?我没有耶。”

      “没有钱?你骗鬼呀!赶紧去捐!”

      “我没骗你呀。我真没有铜钱。”

      “你没有钱,你家仆人肯定带着钱。赶紧过去捐了。”

      “我真没有铜钱。捐黄金行不行?”

      “捐黄金?你耍我呀!”那个高级学员一时怒了,直逼向小孩。他这辈子都还没有摸过黄金呢,你一出口就捐黄金,不是消遣他是什么。

      “真的,我没有铜钱,但黄金倒有一些。”说着,小孩摸出三颗金豆子,拿在手里一抛一抛地玩耍。

      “金,金豆子?!”周围的新老学员都一阵惊叹!

      高级学员看到金豆子在阳光下反射的金灿灿的光芒,一下子愣住了,“捐黄金,额,可以。”他艰难地说。

      “哦,可以呀。”小孩说着,把金豆子收起来,“不过,金豆子是我的,我并不想捐。伍爷爷,咱们走吧,赶紧办完手续,我还有修炼呢。”

      小孩说完,就自顾自地转身,继续往前走,对身后的高级学员并不理会。

      “站住!”那个高级学员要疯了,就要出手。

      “曹疯子,等等,我来。”一个严肃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队长!”

      “曹锋,回来吧!这个小孩很强,应该就是今年的第一天才。”另一个高级学员迟疑地说。

      “第一天才?周小凤?”曹锋怀疑地看着前面的小孩。这他妈哪跟哪,就这么一个小屁孩,还第一天才?

      “哦,没想到我这么有名啊!看样子想低调都不行了!伍爷爷。”周小凤心情好极了,之前伍老还叮嘱他要尽量低调,周围的学员都不可能是他对手,免得控制不住惹出事情。经过近七个月的修炼,他的凤凰击已经突飞猛进,已经能够做到随意挥洒了!按前辈描述,周小凤已经达到小成了。

      队长走到周小凤前面,神态凝重,“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规矩就是规矩,你要想不捐款,就得过我这一关。你能挡住一招就通过。”

      “一招啊?那你准备好了吗?”周小凤笑着问。

      队长没接话,而是凝神静气,准备施展出自己的最强绝学。

      “接招!”队长一声大喝,身子一弓,犹如脱兔,激射周小凤。双掌开合,卷起漫天狂风,连带着周围的灰尘砂子石头等一起向周小凤撞去。

      “风卷残碑!没想到队长真的掌握了这招!厉害!”几个高级学员双眼冒光,明显他们队长也是第一次施展,厉害程度超过了他们的印象。

      风卷残碑也是一种附魔攻击类武技,不但要对掌法达到非常精通的程度,还要对魔法具有深入理解和应用。两者结合,按照固定的轨迹运掌,最后掌力和魔法力汇聚在一起,形成的破坏力将以十倍计地增加。当然,他们队长刚刚掌握,增加幅度暂时没有那么夸张,只有五六倍的样子。

      周小凤看着威势惊人的队长,神态完全没有任何变化。只见他身子稍稍侧了侧,让过队长的双掌,同时伸出右手,轻轻地当胸推了队长一下。队长立即飞了起来,完全不受控制地飞出十余米远,狠狠地摔倒在地,滚了两滚之后才从地上跃起,并又退了三大步这才站稳。

      “谢谢公子手下留情。”队长立即对周小凤拱手施礼感谢。

      “我们可以走了!”

      “请!”队长走到路边,让出大街。

      “伍爷爷,我们走吧。”周小凤不再理大伙,当先向雩县第一高级学府走去。

      一众高级学员再没有任何动作,都大张着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周小凤远去,久久不能平息。

      李廷金震惊地看着远去的周小凤,怀疑地转过头,“我是天才?”

      “不,我们都是垃圾!垃圾!”

      “对,我们是垃圾!那个小子也不是天才,他是妖孽,对,妖孽!”

      巨大的冲击,让在场还剩下的一百多号人都镇住了,没有任何人发出声音。

      “哈哈!”一阵突兀的笑声从新生群中响起。

      所有人都瞬间转向这个冒犯的家伙。尤其是高级学员,一个个都双眼冒火,恨不得把他撕了。

      “哈哈,从没想过,我们新生还能够这么强!我,来自黄田初学,要领教一下这位学长的高招。”那个嚣张的新学员双手抱拳,对着离他最近的一个高级学员说道,同时走向街中心。

      “许岩!”队长阴沉地叫了一声。

      “明白!”许岩应答一声,也不做什么多余的准备,直接走向那个新生。

      “张洋请学长手下留情。”张洋看起来有些嚣张,但内心非常谨慎,一方面把炼体功法施展到极限,一方面站好姿势,双手护胸,准备采取纯守势来渡过这****般的一招。

      “你准备在床上躺三个月吧!”许岩脸色阴沉,好像受到了极大侮辱似的,紧紧地盯着张洋。

      “接招!”许岩突然前窜,双掌直接击向张洋。

      张洋也是黄田初学的天才,战斗力可也非同小可。双掌泛起一层黄光,竟然毫不犹豫地迎向许岩。但是,明显扑空了,正心中暗呼不好的时候,他只觉得一阵巨力从大腿上传来,整个人就没有任何意外地凌空飞起,远远地摔倒在街上,溅起一片灰尘。

      “也就这点实力,也敢张扬!”

      “不是张扬,我的名字叫张洋!”张洋艰难地爬起来,又双腿一软,瘫坐到地上。“我算过了吗?”

      “只要你受了我们一招,不管你是死是活都算你过了。”边上收钱的那个高级学员赶紧对他说。

      “谢谢!”张洋坐在地上,一时竟起不来。

      “我也来请教这位学长的高招!”又一个新生冒了出来。

      “没完了是吧?”队长气的脸都变形了。

      那个新生有些畏惧,但还是走到了街中间。

      “准备好了?”那个高级学员也正在气头上,问完后,也不等新生回答,就是一巴掌扇过去,轻轻松松地把那个新生扇倒在地,再没有动静。

      那个新生左边脸着地,右边脸则肿起一个清晰的乌黑手指印,嘴巴中则不断地往外冒血,人已经直接昏迷了。

      “还有没有人要闯关?”他向着新生群历喝,“不怕死的就过来,本少爷成全你们。”

      那个新学员的惨状还是再次震慑住了新生们,半天没有人接话,接着就又开始了捐钱行动。

      张洋终于缓过来。大腿承受了一击后,整个大腿都肿大了一圈,但骨头竟然没有断,这是一个好消息。看到大家又开始捐钱过关后,失望地摇摇头,艰难地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开始缓慢地往雩县第一高级学府挪去。今天要办理很多手续,受伤后需要更多的时间,他可不敢过于耽误时间。

      “小胖,你帮我拿着行李,去捐钱过去吧。我要试试。”李廷金思索良久,实在舍不得那些钱,这可是父母的血汗钱那。

      “你不要命了?”谢光荣赶紧拉住李廷金,“十文钱也不多,我给你出吧,受伤了可影响后面的修炼,要被拉下,短时间内可很难追得上。”作为好朋友,李廷金的实力他了解得最“清楚”,李廷金根本就不是对手。只是,谢光荣只了解资格考试之前李廷金的水平,现在的真正实力,他却不知道了。

      “没事,应该不会有多大事。”李廷金阻止了其他三人的劝说,直接走向大街中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