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裸装袭胸软件

      司马九外表平静,内心却早就忿忿不已。

      杨素果然善于算计,简单几句,便说得李建成为之动容。

      若是换着心浮气躁之人,恐怕,现在他已经向杨素死命效忠了吧!

      司马九见杨素正注视着自己,便装作心中有数,表现出一副感激不尽的神色。

      杨素这才满意的将目光移往他处。

      “司马九,你虽出身寒门,可据老夫所知,不论是当初被叛军追杀,还是此协助我儿玄挺破城,都表现得极为出色。”

      “你文采武功都有独到之处,日后若为帝国效力,老夫定会全力支持,祝你飞黄腾达。”

      司马九听了太师的‘慷慨之言’,连忙跪下行礼,表示感激。

      “贤侄,听闻你想救王頍?”

      李建成闻言,急忙跪倒在地,想要辩解,却不知如何开口。

      “小侄......”

      杨素打断道:“王頍,儒家名士,通晓五经,好读诸子,偏记异书,乃是汉王僚佐,他随同汉王起兵,犯有叛逆之罪。”

      “但以老夫之见,他必定是受到了汉王裹挟,迫不得已才堕入叛逆之道,反叛帝国并非他真意。”

      司马九心头一惊,杨素不仅没有究责李建成结交叛逆之罪,反而在为王頍洗罪,显然,他这是在向李建成抛橄榄枝。

      “王頍之事,老夫或可予以助力。”

      “伯父恩情,小侄谨记。”李建成急忙叩谢道。

      “贤侄,司马九,你们都起身吧。”

      司马九与李建成缓缓起身。

      “老夫知你等将会前往并州,恰有一事托于你等,可愿受命?”

      司马九几乎与李建成同时开口道:“大人请讲。”

      不愿意行吗?

      当然不行,他们根本没法拒绝。

      杨素笑着拈弄胡须,看着司马九与李建成,一时令他们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们不知道杨素将会让他们干啥?

      “汉王叛军虽在蒲州、高壁、平遥一线屡屡战败,但是北兵甚众,他麾下尚有十万精锐,绝不会坐以待毙,势必拼死抵抗。”

      “你等可有良策,尽快平定叛乱?”

      李建成闻言,遂做凝眉思索状,而司马九却已是心中有数,毕竟,他可不是凡夫俗子,他的大脑可是汇集了不少众多史料的存在。

      司马九假意思索片刻后,朗声道:“疑中之疑,比之自内,不自失也,小生以为,当用离间计。”

      杨素眼前一亮,赞叹道:“不错,你能有如此见解,实乃帝国不可多得的栋梁之才。老夫亦正有此意。”

      “豆卢毓,汉王妃舅,官至王府主簿,曾苦谏汉王汉王不果,实无叛逆之心,后为汉王裹挟,方才假意顺从汉王起兵。”

      “汉王起兵后,豆卢毓弟豆卢懿上奏皇帝陛下,愿意前往并州会同宇文毓,寻机与帝国里应外合,然,豆卢懿在赶赴并州前夜,被无名刺客所杀,离间之计,遂没了下文。”

      “无名刺客?可是汉王的手笔?”司马九紧咬下唇,缓缓问道。

      “根据并州传来的消息,豆卢毓深得汉王信任,汉王领军出征之际,由他主事并州军政,如此看来,刺客并非汉王所派,否则,豆卢毓何以取信汉王。”

      “如今,刺杀豆卢懿的刺客身份已难查证,不论是何方势力参与其中,帝国都需要有人替代豆卢懿,前去并州离间豆卢毓,配合帝国实施里应外合之计。”

      说话间,杨素缓缓从怀中掏出一个火漆启封的信封,放在桌上。

      “后生可畏,两位少年英才的实力,老夫已明了,日后,必为帝国柱石。老夫希望你等将此信函亲手送至豆卢毓手中。”

      杨素直视李建成的双眼,沉声道:“事成之后,老夫定会在陛下面前为两位贤侄请功,王頍之事,帝国亦会既往不咎。”

      “小侄定不负伯父所望。”

      “哈哈!爽快,老夫就说不会看错人。”

      司马九脑筋急转,在他的记忆中,豆卢毓的确在并州起事,只不过是一败涂地。

      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与李建成没可能反抗杨素的意志。

      司马九与建成对视了一眼,表示他对李建成的选择没有疑义。

      杨素见两人如此识趣,微笑着勉励了几句后,就目送他们离开了偏殿。

      司马九与李建成刚走出偏殿,杨素的眼神立刻阴沉下来。

      刚刚那个爽朗的高雅之士,像是被黑雾笼罩了一般。

      一个鬼魅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的身旁,无声的跪在地上。

      “胜邪,玄感到哪儿?”

      “启禀大人,大公子已到并州,灭魂、真刚与大公子随行。”

      “此次行动,就让这两个小子开路。”

      “大人英明。”

      “近日,突利可有异动?”

      “并州传来消息,近日,东突厥突利可汗频繁派遣使者前往并州,汉王向其出手了大量铁器,然突厥人态度两端,是否出兵响应汉王,尚未确定。”

      胜邪补充道:“除此之外,宇文化及、宇文智及兄弟与突厥人生意往来频繁,并州战事对其影响不小,如今,其硬货多避开并州之地,辗转雍州。”

      “哼,宇文家族这样的豪门勋贵,竟为此蝇利走险,实乃目光短浅。加派人手盯着他们,收罗证据,不可打草惊蛇。”

      杨素连连冷笑,他覆手到桌面的蜀纸上,霎时,便冒起青烟。

      “李建成乃是叔德兄公子,必须保证他的安危,否则,会影响老夫在李家的布局。”

      “属下领命。”

      “你似乎与那个叫司马九的小子有隙,然一切事物,当以平定叛乱为重,不可滋扰他,否则......后果你清楚。”

      杨素的声音低沉的可怕,而桌上的蜀纸顿时起火,焚为灰烬。

      胜邪望着杨素,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一脸恐惧的神色。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好奇他手中的医家宝剑,绝不会给大人带来烦恼。”

      “嗯!”

      胜邪继续道:“大人,那个消息已经放出去了,九家都有所反应,据说......据说阴阳家东皇已经出山。”

      杨素眉毛一拧,厉声责问道:“据说?”

      “这条线的人马已全军覆没,是夙夜卫的手笔。”胜邪跪倒在地,头埋得更低了。

      “宇文皛,黄毛小儿,竟然敢与我星网作对,有意思。既然他已经入局,不如就和他玩玩。”

      杨素想了想,吩咐道:“你去安排下,收紧关于那件器物的消息,先冷他三个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