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毛片免费不卡无码视频

      天庭。

      帝俊施展无上伟力,将陨落的两个儿子从时间长河中捞出,天道的惩罚被混沌钟镇压,掀不起半点风浪。

      而后,十只金乌被帝俊狠狠的惩戒了一顿,将他们禁足在天台山,没有他的命令不能出去。

      帝俊的形象在十只金乌的心中自然是畏惧不已,不敢有丝毫的违抗,即使心里不乐意,也只能终日待在天台山。

      巫族。

      夸父的部落被毁灭,只能随自己的好兄弟羿的脚步来到他的部落,在距离羿的部落不远处重新建立了一个新的部落。

      “这夸父本来是要在十只金乌中的战斗中死去,由巫族的羿来射杀十只金乌来为他报仇,开启巫妖二族的最终战争。但现在,夸父竟然没死,天道定下的大势竟然被否定了!”

      五庄观的镇元子将事情的始末看的一清二楚,对夸父还存活的事情感到有些差异。

      夸父并没有大神通者庇佑,竟然没有在战斗中陨落,竟然活了下来。

      这让镇元子诧异。

      “道友,天道定下的大势自然不容更改,除非‘混元无极太上大罗金仙’出手庇护,否则必定应劫。但,大劫不可改,小节可变。夸父在巫妖战斗中不足为虑,只要巫妖二族退出洪荒大世界,这些改变的小节根本不算什么。”

      一位满面红光的道人坐在镇元子面前,呵呵一笑。

      此人挽双抓髻,面黄身瘦,髻上戴两枝花,手中拿一株树枝。

      此道人正是西方玄门的二位教主之一‘准提道人’。

      “前辈不在西方极乐世界传播道统,来我东方所为何事?”镇元子吩咐童子打下两枚人参果,问道。

      “道友不必客气,道友因与洪荒大世界牵扯莫大的因果,所以证不得混元。你我二人可互称道友。”准提道人道。

      镇元子心中不由得撇了撇嘴。

      洪荒大世界谁不知道准提道人是以因果证道,一手因果大道连鸿钧道祖见了也得赞叹一声‘命运不出,因果称尊’。

      如果真的与准提道人互称道友,那你可得做好前往西方的准备,成为西方玄门的弟子。

      “镇元子辈分低微,不敢造次,前辈有何要事不妨直说。”镇元子将两枚人参果放到准提道人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两枚人参果,准提道人将其收了起来,呵呵一下道:“巫妖二族即将退出洪荒世界,吾自然要来此渡几位有缘之人,随吾回西方聆听妙法。”

      “前辈如此不将我东方之士放在眼中,难道不怕三清怪罪吗?”镇元子问道。

      “三位道友吾自然会去拜访,这有缘之人自然也要引渡。”

      巫族。

      距离上次金乌袭杀夸父部落已经过去了几千年,一切相安无事,只是最近巫妖二族的摩擦变大了许多。

      每天都会有千万个巫妖二族死于战争中。

      最严重的时候,死了几个大巫,妖族也死了不少大神通者。

      这几日,羿觉得心中烦躁不已,就连修炼也难以进行下去。

      静不下心的羿只能拿起落日弓,射落几颗天外天的大星。

      羿,在巫族中乃是一等一的神射手,加上有先天灵宝‘落日弓’,更是如虎添翼。

      寻常玄仙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一箭射杀一位玄仙,甚至连金仙都能射穿他的防御。

      数百年后,羿独自一人来到了妖族的地盘,隐藏自己的身形,潜入了妖族中心腹地。

      “按照‘烛九阴祖巫’的推算,我必须了解和妖族修士之间的因果,才能证得金仙。祖巫说,落日弓会给我指引。”

      落日弓散发蒙蒙毫光,遮掩一切推演法门,助羿轻松潜入妖族的天外天中。

      这一日,羿来到了天台山。

      “这里……是金乌的聚集地!”

      羿隐藏身形,躲在一块巨石后面,偷瞄着三千弱水中的十只金乌。

      十只金乌自从被帝俊严令禁足在这天台山,终日玩耍,比之前现身洪荒大世界时,法力强了一些,但却没有成为玄仙。

      但这些金乌终日浸泡在三千弱水中,这让他们的太阳真火强了不少。

      “这些金乌天赋实在强,如果真的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成为玄仙,恐怕只有金仙出手才能制住他们!”羿握紧手中的落日弓,眼神看着戏水的金乌们带着杀意。

      权衡再三,羿终于下定决心,射杀这些金乌。

      为了巫族,为了给死在金乌太阳真火下的夸父族人报仇,这十只金乌今天必须死。

      搭弓射箭,落日神箭应声而出。

      十只金乌根本没有发现羿的存在,还在戏水玩闹。

      三太子立足在一块巨石上,张开双臂,对着自己兄弟显摆自己的太阳真火,让几位年龄稍小的弟弟刺激的不清,也一个个的挤在一起显露出自己的太阳神火。

      噗!

      落日神箭轻而易举的穿透太阳真火,洞穿三太子的胸膛,将他的元神灭杀,和他站在同一直线的九太子也一起洞穿,形神俱灭。

      两位太子显露出本体,摔落到三千弱水中,溅起滔天巨浪。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震惊的其余几位金乌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又被羿射杀了两位金乌。

      “是巫族的蛮子!他怎么会潜入天台山的!”

      大太子一声长啸,显出本体,对着羿藏身的地方张口吐出太阳真火。

      羿冷笑一声,对着大太子射出一箭。

      落日神箭撕裂太阳真火,洞穿大太子的头颅。

      天庭。

      羲和的脸色变得苍白,冷汗直流,胸口沉闷不已。

      这样子,上一次两位孩子陨落的时候自己也是这种情况。

      “难不成……”

      羲和看向天台山,那里,羿三箭连射,射杀三只金乌,只留下七太子和十太子两位金乌。

      “今天一并射杀了,让金乌就此绝种!”

      两只神箭应声而出,七太子胸口洞穿,形神俱灭。十太子腹部被洞穿,元神被落日神箭上的杀气撕成碎片,却没有立即丧命。

      脖子上的葫芦形灵宝被十太子的血所激活,将他的身躯和撕裂的元神吸到葫芦中,而后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逃了……那葫芦没有被落日神箭击碎,也是一件先天灵宝吗?”

      羿射杀了九只金乌,正想离开的时候,羲和来到了这里。

      对着羿一手按了下去。

      这一次,羿被暴怒的羲和打了形神俱灭,整个人的存在被完全抹去,连时间长河中都没有了羿的存在。

      “道友好大的脾气啊,竟然对小辈下这么狠的手。”

      一道低沉的那声突然自天台山中响起,原本被羲和磨灭痕迹的羿被这人逆转时光,重新再时间长河中显化而出,一把将羿抓住,带他离开这里。

      “想走!杀了我孩儿还想离开吗?”

      羲和真身跨入时间长河中,对着羿一掌拍来。

      将羿从时间长河中救回的男声对着羲和拍来的手掌对上,时间长河顿时沸腾,分出一元之数的细小分叉河流。

      “是你!烛九阴!”

      感受到远超出大罗金仙的时间本源,羲和明白了来人是谁。

      “羲和道友,我们这也是第一次相见吧?以往的战斗,你没有在战场上现身呢。”

      烛九阴自时间长河中现出真身。

      龙身,人面,全身赤红,周身缠绕时间大道本源,连时间长河都受到烛九阴时间本源的印象,而略微改变时间流速。

      “那落日弓是你搞的鬼?”羲和看着被烛九阴握在手里的神弓,满脸杀气。

      “些许手段,让道友见笑了。”

      “你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烛九阴不以为意,看着羲和背后三千弱水中的扶桑神树,幽幽道:“你的儿子十去其九,也是了结了之间的因果,拖了一个无量劫的因果在今日结束,道友应该欣喜,你那儿子有机会证那金仙道果了……”

      “焚天!”

      羲和一声暴喝,太阳真火化成太阳星,对着烛九阴当头落下。

      “哈哈……在我面前施展火之本源,是谁给你的胆子?”

      时间长河中传出哈哈大笑,一名男子自过去走来,将落下的太阳星一手托住,而后吞入腹中。

      “道友的太阳真火比起帝俊来说,可没有那么好的味道啊……”男子抹了抹嘴,笑道。

      “祝融……”

      两位祖巫现身,羲和知道自己今天是杀不了羿了。

      祝融天生掌控火之本源,以火之大道本源证得大罗金仙,天生克制火系大道。

      “羲和道友,你夫君帝俊和太一被我大哥纠缠在了未来,不日便可返回,到那时,道友有何手段我们接下了。”

      在祝融身后,又有一位祖巫现身。

      这是一位女性。

      人身蛇尾,背后七手,胸前双手,双手握腾蛇。

      十二祖巫中的后土祖巫,掌控土之大道本源。

      “后土妹子跟她废话什么,直接招呼上去就行。”祝融嘴里喃喃道。

      “妹子心善,你又不是不知道。”烛九阴笑道,而后对着一脸杀气的羲和摆了摆手,道:“日后战场上见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