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莉子作品

      这三百两相当于什么概念,可以在整个平洲城内买上一整座酒楼,而且还是装修最豪华那种,当然拓跋俊并不知道这个概念,只是脑子被那三夫人吵的头痛欲裂,他大声的嚷道:“哎呀!大婶,别别别……别喊了,我还,我还……”

      三夫人听见拓跋俊在旁一个劲的喊,气不打一处来,她举起手想要给拓跋俊一个大耳光,可是她却停在了那,不知道产生什么心理阴影,就是不敢下手,她的手举在半空,嘚嘚瑟瑟的迟迟不肯落下。

      拓跋俊见这三夫人似乎想要打自己,嬉皮笑脸的对她说道:“别别……当家的,这事我来解决,你先把我放下来。”

      三夫人倒也聪明,她知道就算把这混球打死了,这三百两也是要给的,冤有头债有主,先听听拓跋俊怎么说也不迟,于是她咬着牙对家丁们说道:“先把他弄下来,看好了,别让他跑了。”

      拓跋俊笑了笑,等待着家丁们解开绳子。不一会他就站了起来,他握了握勒出伤痕的手腕,笑着拍了拍三夫人的肩膀说道:“当家的,让你看看什么是现代人的处理方式!”

      拓跋俊这举动着实难堪,首先来说男女授受不亲这点,他就完全没顾及到这三夫人,再者三夫人是他的长辈,哪有这种拍肩膀的礼节,众人似乎都很难为情的回避着刚才拓跋俊的举动,拓跋俊反倒是大大方方的站在众人面前说道:“既然是来讨债的,那咱们就好好算算这笔账!”

      众人不解,这明摆着的欠据,难道还有别的赖账方式?

      此时拓跋俊对那老板娘说道:“你是哪个青楼的吧!叫杨……杨……”

      “奴家命薄,识趣的人都叫我一声杨妈妈”

      “啊!好,杨妈妈,是这样的,你们青楼是不是所以的姑娘都签了卖身契,都可以点天灯被选走。”

      “是啊!这是我们的规矩,只要钱给到位,什么姑娘都可以领走,任你拿她当家妓还是家丁或是奴仆都可以。”

      “哦!既然这样,那你们院的姑娘我都包了,一会你说个数,跟我到金库去取银子吧!我要把你家所有的姑娘全娶回来当媳妇。”

      “疯了疯了,这三百两纹银你都没还上,咱们府上哪有那么多银两”三夫人激动到。

      “就是公子,说笑呢吧!我们醉逍遥的姑娘加起来,就连城主都没有这么大魄力,敢说要了所有姑娘”杨妈妈此时抱着肩膀嘲笑到。

      “唉!谁说要我们府上出这笔钱啊!昨天你们应该听说了,有一波山匪进了城,听说搞得鸡犬不宁的,很不巧那个带头的就是被我干跑了,他们山上的宝贝现在都归我了,一会我就给你取去。”

      杨妈妈听到着,心里咯噔一下,她倒是了解一些细情,确实人称‘屠刀阎王’的马彪兴进了城,而且那期间无论是当官的还是百姓都人心惶惶的,听说也死了不少人,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马彪兴就退了,有人看到一个年轻人追出了城,身材样貌被描述的和这眼前的二公子如出一辙。

      “你?杀了马彪兴”杨妈妈半信半疑的问到。

      “人是没死了,但是他的好东西我可是没少弄,不信的话咱们可以去山上看看。”

      杨妈妈还是半信半疑的,这是拓跋俊突然话风一变冷言道:“我呢!最看不惯那些仗势欺人的家伙,这样的人就该让她下十八层地狱!如果我的妻子要是告诉我曾经有人欺负过她,比如逼良为娼啊!比如强抢民女啊!比如贩卖人口啊!弄得家破人亡啊什么的!那我可是有仇的报仇,幽怨的抱怨,一个都跑不了!”

      拓跋俊凶恶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杨妈妈,好似恶鬼讨债一般,吓得她浑身直哆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