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

      寒澈耐心解释说:“暴盲症是眼睛视力急剧下降,甚至失明。患者眼睛外观并无异常,但瞳内病变,病因复杂难明。通常发病时间急剧,所以叫暴盲症。你可以理解为,孟威廉忽然失明了。”

      “……你懂的真不少。”

      “一个人的时间多了,自然而然对大千世界十万众生,都略懂一些。”

      寒澈说这话时,瞬息平躺下去,双手枕着后脑勺。闭了眼。

      虽然他声音极为平淡,神色无波。

      凌风却感受到一丝难以名状的孤寂。牵扯着她的心微微生疼。

      好在身处这陌生狂野的海底,她那不受控制的念头不好施展。否则不知她此刻的情绪,会引发怎样的灾难。

      生活在东海海底的两只海星可不这样想。它们就是厌倦了北极海底诡异的寒冷,特意不远万里来到东海舒坦舒坦的。

      这才刚到东海,就莫名其妙遭遇海底冰柱。

      一根一根,羽毛状的、钟乳石状的,肉眼可见凝结成冰,漂亮得像水晶,却也导致周围水域盐度剧增,温度骤降。

      两位北极海星相视无言,内心只有三个字母:WTF?

      还是本地一只老老海星,卷曲着五只触角,意味深长的安慰大家:咱都是耐寒的,忍忍就过去了,某些人难得谈个恋爱,大家多多支持下。

      满海底的海星被号召得一起卷起了五只触角。像是在表达赞成。

      一只巨大的鱼游玩路过此处,沉得深,正好看见这一幕。

      它眼睛一眨,桃心形的眼睛变成了五角星形。

      “孟威廉忽然失明摔倒,秦括已经跑出一截,觉察到不对劲,又折返回来。孟威廉抓住秦括,像是抓住生命里唯一的稻草。”

      寒澈闭着的眼皮下,眼球猛速转动着:“好巧不巧,秦括的通讯设备没电了,孟威廉的设备摔坏了。秦括想尽一切方法安慰孟威廉……拥抱他……不断告诉他不会有事,两人搀扶着一起前进。”

      “嗯,不错,即使失明也得完成任务。”凌风点头赞许,声音威严。

      “……”

      寒澈睁开眼,挑挑眉,“他们不是想完成任务。”

      “……?”

      “秦括从小就有医学天赋,他已经诊断出孟威廉的病症,暴盲症不及时治疗很可能会永久失明。条件恶劣,秦括只能寄希望于能在秋山找到草药救治孟威廉的眼睛。”

      “……”凌风很无语,“那任务呢?”

      “任务?任务有那么重要?”寒澈冷了冷眼眸。

      “取决于都是些什么任务啊。”凌风一本正经的皱眉。

      如果任务是解救无辜人质,又岂能因为一己失明而不再前进?

      如果任务是逮捕凶恶罪犯,又岂能因为一己失明而错失良机?

      如果任务是阻止炸弹爆炸,又岂能因为一己失明而停止步伐?

      寒澈哪里知道,区区地球高中生一个定向越野比赛的定点任务,凌风其实理解无能。

      在她的世界中,任务就是任务,而她面对任务,无论发生任何状况,依然要坚持完成。

      仿佛“任务”是凌风脑海里的关键词。

      而刷个卡,解个谜,拍张照,这样的“任务”,她说不定一样会严肃对待。

      “……”寒澈闭了眼,好像还顺了几口气。

      并没有回答凌风,接着说,“秦括为了孟威廉,几乎放弃了比赛。两人在秋山度过一天一夜的时光,这期间,秦括是孟威廉的眼睛。”

      “那是个繁星闪耀的夜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