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梨ios版安装

      道清和尚带着王子涵四处看看,顺便问起癞子和尚的一些情况,据来自和尚说,早年间他出生时满脸就带有这些癞子,家人以为生了一个怪物便狠心的将他扔撅进深山中让他凭狼虎所食,可惜他命大,一位云游的僧人捡到了他,而且僧人四处寻找和祈祷羊奶和稀米粥将他养活养大,四五岁的时候癞子和尚便拜师入了佛门,从此跟着他的师父修行佛法,除此之外还传授他以一些驱鬼诛邪的法术,后来他的师父圆寂了,想着师父传授的本领,癞子和尚决定出山四处游走,来到俗世为百姓做驱鬼除魔,后来来到青台镇࢟知道这里有盗匪作乱,偶然癞子和尚发现这些匪徒竟然藏地点,于是通知官府对其进行围剿,后来的事就不用说了。

      “听说大师不仅帮助官府抓住了匪徒,在厉鬼闹事也是解决的,真是慈悲心肠,可是既然鬼怪已出,大师却不唘再四处云游而是留了下来,这是为何?”

      “施主有所不知,之前那些盗匪不仅抢劫财物,而且为了避免被긵人记༥住特征暴露行踪,凡是遇到他们的人一概不留活口,当时被盗匪杀死的人可是很多,忘死的冤魂到处都是而且怨气极深,老衲刚来到青台镇的时候,远﬍远就看见这青台镇阴气繁重笼罩着텎整个뿱城内城外,施主知晳道哪些盗匪被正法后突然变成厉鬼霍乱城中百姓䛎,就是因为这极重的阴气和怨气,再加上这䴉些匪徒鬼魂煞气相互吸收Δ才出现盗匪鬼魂变成厉鬼。虽然这些厉鬼已被老衲祛除,可是ʘ这被他们杀害的冤魂还在,而且数量众多,尤其带ꦡ有各种怨气的冤魂一直在青台镇不走不散,一旦有所变动也会变成厉鬼,所以老衲决定留在这青台㙬镇一是超度这些亡灵,而是一旦出现冤魂变厉鬼好立刻除之。”

      “原来如此,大师守护ꬾ这一方百姓真是让子涵佩服。”

      “公子严重了,我佛慈悲,为众生消除苦难出帮助本就是贫僧的职责所在。”

      道清边说边带领王子涵ᯕ参观寺院,走到内院僧꾣人居住的地方却发现有一道木门,而且木门用铁链锁上。

      ꟝ “道清大师,这里面是什么地方,怎么还用铁链锁着?”

      道清桬一看王子涵走向木门,连忙上前:“施主这里面没什么就是一个菜园子。”

      “只是᎔一个菜园子为何用铁链锁着门?”

      “施主是这样的,当初决㓅定留在镇台镇选择这古月寺安住,我们便在铥这菜园子堬种菜解决寺里的温饱,可是后来前来香客多了,香火旺盛本寺的香火钱也多了起来,后来由于老衲解决的城中厉鬼事情,这来寺里的拜佛的人越来越多,本寺僧人不多,加上老衲一共只有十个人,拜佛人太多招待的僧人全去招待香客了,这后院的菜地就没人种了,因为香火旺盛香客捐献香火钱多,足够寺里的人吃的了,所以这菜也不中了一心招待好那些施主就好,施主知道这菜园子不种菜了,也没有人来打理久而久之就荒废了,荒废的院子也引来了很多蛇虫鼠蚁,甚至引来了野猫野狗,施主也知道,来寺院的拜佛的不仅男女老少都有,而且也有城中很多富家商人和贵妇太太小姐等。万一勿进这个院子尤其是富商太太和千金小姐误入进去被吓到,老衲可是担当不起啊。所以命人造了门并用铁链子锁起来。”

      “原来这样,方丈大师向可真是周Ǫ祥,方丈大师救人济世让我十分敬佩,这里有二十两银子是给寺里的香࿇火钱。”于是王子涵从怀中搑拿出两锭银子一手一个双手뉜捧在道清的面前。

      “施主如此慷在此感谢,愿佛祖保佑施主您。”说完道清也双手接过这二十两白银。

      古月寺餐馆也差不多了,眼看풗天色不早王子涵便回到了倾芳客栈。走了一天肚子早就饿的咕咕直叫,让老板娘准备饭菜,整个大的客栈一层只有王子瘶涵一人吃饭,老板娘也没什么事便坐下来与王子涵聊天。

      “公子去了古月寺感觉如何?可否见过那寺里的主持道清大师。”

      “见到了道清师父了,此人面善慈祥怪不得你们都夸他,只是没想到这古月寺的寺庙地方那么大,知道青云镇所说地方不小,཰可䋑是一个寺庙不仅大还建在城中感觉不可思议。”

      “公子有所不知,其实这早年的古⁡月寺可不是这样,也蹀只是一个小小的庙宇罢鈙了,而且这个古月⩍寺没有和尚的,跟城外的破庙差不多。这不后来发生盗匪鬼魂作祟的事情了嘛,这道清大师亲自消灭了这些盗匪厉鬼,可是道清大师銛对我们知县任天成说,这些鬼怪邪祟都是那些被盗匪杀害枉死之人怨气䢸所致,怨鬼不愿投胎怪事还会发生,破解之法就是他留在青云台古月寺,一是超度亡灵二是防止出现鬼怪害人,这样整个青台镇方可太平,由于之前道清不仅保住官府剿匪有功,而且还祛除了厉鬼,蠁知县巴不得留茗下他,所以立马接纳了道清的建议,不仅如此官府还特意拨给银子用来重新修缮古月寺,而且텧还把古月ꗠ寺后面土地批给了道清用于扩建,这就是你现在看到的古月寺。”

      “原来还有这么个故事,这么쉢大的寺院官府不仅给银子,而且雇了很多人来修缮。”

      “公子猜错了,官府是给了修缮寺院的银子,可是修缮工作可ᰜ是一个劳工都没有参与。都是他们师徒十个人自己亲自修缮的。”

      “哦?那是为何?”

      “听说道清和尚十分善心,不想劳烦城中的百姓,所以向官府提出不雇佣他人,所有的修缮由他和他的弟子们来,这个举动可是感动整个青台镇的百姓,都说道清乃真是大德高僧,甚至有人说,青台镇有了道清,甚至传言道清就是上天解救我们转世活ط佛。”

      听这么道清的这些举动的确是视为有慈悲心肠的高僧,可是王子涵心中还是有疑虑,除了今天看懂啊的那些罗汉观音像还有铁链子锁住的后院,感觉不对劲,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得,这边看来是没什么垆发现了,突然王子涵想到了老板娘说城外在藏匪徒的破庙,兴许去那看看能有所线索。

      “老板娘,当年城外仓匪徒的破庙离离镇子远吗?怎么走?”

      老板娘一听王子涵要去城外的破庙,表情十分严肃的说:“公子,你要去那座破庙?公子你已经知道现在青台镇总是人ᗽ口失踪,而且基本上都是外地人,在这青台镇您就不算安全了溋,但是好歹我这倾芳客栈在镇子中央,在地理位置能安全些,公子要去看看这地方,我都是交쑃代公子白天人多的时候出去,这样公子能更安全些,可是您说要出城,这不是等同于送死,吗?先不说那座破庙离镇子不算近,就单凭闹鬼的事情发生更是没人敢去那,公子,听小女一句劝,在这青台镇逗留几天就赶紧走吧,最好报告官府让府衙派人送您一点路程。”

      “谢谢老板娘的好意,我从小练功,除了强身健体保护自己,而且我还要多多帮助他人,虽无意路过青台镇,既然有人口失踪,既然被我遇见了哪有不管之理,古月寺的道清师父不也是篪如此吗?所以城外的庙我一定要去。”

      老板娘拗不过王ﱯ子涵,便同意告诉他破庙的位置,但是有个前提,无论怎么样,天黑之前必须回到客栈,王子涵欣然答应了饋。

      第二天一大早王子涵背上他那纯白的剑出城走向破庙,按照老板娘告诉的位置,出城后一段距离便是一片山,要想昪去破庙只有山路可走,可是老板娘却没说这山路九曲十八弯竟是各种弯路,虽说王子涵从未停止修炼酒鬼教的和冉闵功法,轻功也是大有읨长进,走路爬山气都不喘粗气,可是这样浪费时间可没法做到倾芳客栈老板娘日落之前回到客栈,想寻思找个农户人家问问,可是这在山里自己都迷路了,上哪找农户去,就在这时前方传出“叮叮当,叮叮当”的声音,王子涵奔着声音翻上一焫座小山丘,只见一个老人牵着一头毛驴,毛驴脖颈处挂着铃铛,原来声音就是这铃铛传来的,王子涵大喜过望真是想啥来啥,于是跑向牵驴的老人前。由于猝不及防出现个人,吓得老人差点摔倒在地上,两腿还颤抖着。

      “你····你····你是什么人,要··要干什么?”

      “老人家莫怕,我不是坏人,我叫王子涵,是从长安来的,刚才突然出现吓到来老人家了,实在抱歉。”

      这老人谨慎着打量着王子涵,此人年轻英俊,谈吐有礼,而且一身正气,尤其身后背着一把长剑显得王子涵更是威武不凡。一盘询问⷗之后才放下心来。

      “公子,你刚才差点吓死老汉我了,我以为遇到了强盗了呢。”

       “老人家是我的不错,子涵在此向您道歉,我只是想想老人家打听当年藏有匪徒䃲的破庙怎么走。”

      这老人一听,顿时又是惊讶“公子你去那干什么啊,你没听镇里人说闹鬼的事情吗?”

      簒 “这个听说了。”

      “那你还去那,公子,自从蜭青台镇那些被砍头ු的盗匪闹鬼后,这山上的破庙再也没人敢去了,都怕说那里曾꡹是被杀盗匪的老巢,死后还在那停留兗,有年轻的农户路过破庙的时候,竟听见里面有鬼哭ᅯ狼嚎的声音,吓得所以人都绕着走,生怕被里面的鬼给害了性命。所以公子你这么年轻,何必要去那种危险地方?”

      “老人家,我是习武之人,当年叫我功夫的人说过,习武不但是强身健体保护自己和家人,更是要多帮䡉助别人。既然我来到青台镇㖷遇到了这些事,就有不能不管,所以请老人家告诉我怎么去那座庙᝔。”

      听了王子涵的话,知道他一定要去的:“既然如此,老汉给力领路带你去那,可是话说好了,我只能带你到那附쀊近,我可不敢过于靠近。”

      “老人家您放心,你只需要带到差不多位置的就行,剩下的我自己去。”于是老者领着王子涵往破庙去了。

      “老人家您一辈子在这住吗?”

      “是啊,老汉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了。”

      窖 “能不能给晚辈讲讲这盗匪藏在破庙的事,镇子里人疡说抓住盗匪的时候实在菜窖中。”

      “那哪是菜窖,而是一个地下密室,就建在佛像的后面。一般的菜窖能有多大,怎么容下十三个人,而那푓个地下密室可是고非常大,别说藏十三个人,就是而二十三个人也不能装得下。”

      “寺院都是僧人出家的地方,本就是拜佛修行,怎么会有地下密室,而且还在佛ᾜ像后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신”۔

      “这个老汉就不知道,而且不仅老汉不知道,就是青台镇的人都不知道,连官府县志都没有记载过,因为这座庙已经存在几瞢百年了,你说这几百年了谁还能知道。”

      几百年了,这座庙居然几百前年就建造的,看来王子涵没错,这座庙绝对不简单。

      溧 “公子,看到前面的石阶了吗,顺着这石阶走到头就到了,老汉只能陪你走到这了。” ꎱ

      “谢过老人家,还未问老伯怎么称呼?”㝴

      “老汉姓陈,叫陈清泊,家就핵住在城外二十里的小村子里,公子还有一件事老汉得告诉你,这里不远有个乱坟ꏣ岗,听说以前打仗死的士兵还有当时一些住在附近人死了都葬在那죯里,就在这建庙的山的另一侧,所以说这里没人敢来,公子别嫌老汉啰嗦,别去了还是走吧。”

      “谢谢老伯好意,不过好不容易来了,哪有不看之理。”

      老人无奈摇了摇头让王子涵小心便匆匆离开了。

      顺着这个石阶走到头果然有一座庙坐落山顶,王子涵进去之后四处打量一下,门口位置没什么不正常的,当眼睛扫向佛像,王子涵感觉出异样,这个佛像和其他的寺院佛像差ꤵ不多,可是这佛像摆的莲花手指都不同,一般的佛像要么结印打坐ꁗ,要么双手成佛家手印,而且掌心向外,可破庙的佛像手印形式横平着胳膊手印掌心向下。⋌然后王子涵跳上佛台,除了手印没什么奇怪的,便顺手摸了摸,可就这一摸发现不同,这个佛像看上去是石头雕刻的,但是实质上却不是石头雕띻的,所有雕刻佛像的石头是光滑的,而这个佛像材质十分粗糙甚至十分磨手,那这是什么材质做得呢?然后王子涵走到佛像后面,一个宽口的地下密室展现眼前,旁边还有石板,想必是盖住密道用的,王子涵拿出火折顺着密道下去。因为之前盗匪居住的缘故,所以里面只有少许的灰尘,还有一些碗筷等用品,王子涵搜索每一处,当他的走到一面墙的时候却发现这面墙和其他的不一样,老汉说过这寺院已经几百年了,可是这面墙却很新,似乎刚砌不久,而且墙面还有些潮湿。王子涵断定这面墙新砌没多久,于是王子涵运用体内真功朝着这面墙就是一掌,只听“轰”的一声,整面墙倒塌了。

      这里顺面说一句,所谓的真功是王子涵自己取的名字,自从学习冉闵功法后,知道外面的人哪怕所谓的高手都是在练气,꜑这些人把气当成内功,每次运气就认为是自己内功,䰧所以为了区分开这些,王子涵就把真正的功叫做真Ⳏ功,就是表面意思,冉闵的内功才是真正삹的功,而不是那些娤气。

      话说回来,墙壁倒塌后里面竟然又冒ᔐ出一个密室,而且还躺着一个人,王子涵走上去一看原来是一具死尸,喉部呈现紫色,一抹颈椎,发现颈椎也断了,死因就是凶手决断脖子,而且看其手法干脆蹖利落是个身手不错的练家子,因为现场没有打斗痕迹,差不多死了一쏧年了,面不腐烂无法看清脸쮨,这个尸体缵身着僧袍是一个和尚,王子涵仔细检查尸体,发现尸体双手手掌和手指有硬的老茧,奇怪,和尚都槹是敲木鱼手念佛珠的,要是出茧子也是在虎口和食指的。王子涵不敢耽搁,立马把这里情况报告给县衙。

      知县任天成一听又出了人命案,立马叫捕头李伸集合所有人案发地点,仵作检验结果和王子涵得出的结论一点不差,受害人是被武功高强的人瞬间扭断脖子而ự死,此时古月寺道清主持来辨认,翻看尸体立马便显出哀伤“大人,没错这就是本僧的弟子,名叫清远。”

      摘“你怎么知道他是古月寺的和尚?”

      “大人请看这右脚踝的伤疤,这时当时清远烧水时不小心被滚蜤烫开水烫伤的,然后就留下了这个疤,当时还是我给他上的药。”原先地下密室黑暗价差尸体时没有发现,等道清掀开清远裤脚才发现这里有个椭圆形的疤讨痕,可是王子涵看着这疤痕有异样,这烫伤的疤痕怎么和其他的烫伤留的疤不一样,别ꃏ忘了王子涵可是在四季谷跟着方云学习过艺术和药理的。所以这个疤痕和这个道清主持有问题。

      看来这古月寺远比想윽的要复杂,要想添揭开古月寺的谜团,王子涵决定夜闯古月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