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师下药后成为了性奴漫画

      大商几百余年,邪祟乱世,妖物横生。

      世道之乱象,已经黑暗到京中达官贵人无法想象。

      朝天都有伏魔司坐镇,还显得安全一些,寻常邪祟根本不敢来此揲作乱,就算혮有,一经发现也会很快被伏魔司垇派人铲除。

      而远离京都꺽的远方地界,生活在那里的百氨姓们就没有这쮸么幸运了。

      妖物猎人而食,邪祟祸害一方,就算伏魔司经常派人手寻外出荡平,也是远水解不了ಠ近渴팜,杯水车薪。

      在这种恐慌环境之下,便催生出不少恶人、怂人愿对邪祟唯命是从,屈尊臣服,主即动学习邪门妖道,实力魂大增。

      虽这种人还算人族,但心性早已堕落为半个邪祟,屠村炼魂⵽,灭城炼器,所行之事残忍歹毒,与邪祟无异。

      伏魔司便将这些逆人道而行的家䁲伙,称之蕖为‘邪祟妖人’。

      而黑天门,便是比较⨈出៤名的一个妖人势力,门中标志就为脚踏黑云的三头恶神,据说这门中的妖人都是信这个神的。

      在妖人死后没多久,他的肚皮忽然圆溜溜鼓起,身前那彩纹仿若꩷要活过来一般,黑云、烈火,皆以立体的形式浮出,空气里弥漫起一股烧灼的气息。

      早有经验的宁修对此景象直接选择视若无睹,唤出熟练度面板,一举将刚刚获得到的800点通用熟♕练度全给加在了元阳拳上面,使得元阳拳再度提升一层。

      ⋓……

      【元阳拳:六层(200\/2000)】

      【金钟罩:四层(110\/800)】

      【灵目观气术:一层(3\/200)】

      幻通用熟练度:0

      Ẓ……

      宁修顿感全身温热体暖,尤其是脐下三寸处最为明显,当元阳拳晋升第六层之时,宁修眼前一切离奇幻象皆化为㦕虚无。

      艒这便说明宁혫修如今的血气,已足以抵消邪祟死后散发出的邪气影响,以后行刑起来就方便多了。

      “短短五天不到,元阳拳就已经连续提升了两层,这进度真是突飞猛进,放在以前没有半年苦练根本不可能做到,而现在我光靠处决邪祟收获熟练度提升功法境界,以后哪怕加入不了伏魔司,也足以靠实力保命了。”宁修心里喜道。

      别人来镇妖狱当行刑者是磨练,苦差事一件。

      鸵 ቻ而他来这却是打怪升级,并且这些怪还都被限制ۭ住了大部分实力,只能够任人宰割,毫无什么ᙩ危险系数可言。

      对于宁修来说,镇妖狱简直就是一处宝地,如᝞果可以,他都想一辈子把行刑者这个职务给做下去了襤。

      到时候携带一身满层武学出山,岂不是天下无敌。

      正当啃宁修准备离开类牢房时,妖人的肚子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被宁修用雁翎刀刨出来的那条刀痕里,竟有一丝若隐若现的金光在闪烁。

      要不是됹宁修眼力不错,只怕是就把这个粬细节给忽略掉了。

      “这是……”

      用雁翎刀在妖人肚子里捣鼓几圈,一颗浸血金珠便从腹中滚落而出,掉在地上咣当作响。 莕

      此物浑圆无暇,核桃大小,表面环有一圈浮雕文字‘唵、嘛、呢、叭堰、咪、吽’,竟是佛道的六字箴言。

      宁修伸手捡起,甩去血渍,端在掌心抚摸把玩。

      任何邪祟、妖人押入镇邪狱,身上携带物件都会被取走的干干净净。

      这颗金珠明显是佛道出品,想必是这妖人不知从何处所得,在被关入镇妖狱之前,为了不让伏魔尉拿走,特意将其吞入口中蘹,借腹藏宝。

      “这妖人将金珠吞入腹弜中藏匿,伏魔司的人没能薅到这根羊毛也算正常,这下子就便宜我了。”宁修笑着将金珠收入怀中,可没打算将这东西老实上交。

      ꐦ 能被这妖人如此对待,定是一件好宝贝,宁修哪里有拱手让人的道理ᑊ。

      ……

      连续三日在玄区里处决邪祟,宁修总共收获到了2500点通用熟练度,再次给元阳拳提升了一层。

      比较可惜的是宁㘷修再没有从这些邪祟身上诓骗出什么术法或者它们藏起来的宝贝,收获比较干。

      但却有另外一个好消息,那便是他登记的邪祟处决数目已经达到了十一。

      按照狱卒所交待的规矩,宁修可以随时申请外出镇妖狱,前往伏魔司的三圣殿挑选一门功法作为奖励。

      三圣殿是伏魔司收藏天下各道功法的集成之地,由几百年前앩人族最ᣧ强的武圣、道圣、佛圣三圣联手所创。

      武道武学、仙亝道术法、佛道经妙尽纳于其中,后来伏魔司又往里面补充了其他大道的修行典义。

      蹿

      像新兴的官道、将道、傀儡道、医道……凡感兴趣者,皆可另辟蹊径转修,不必执着于最传统的武、仙、佛三道䣤。

      宁修早对三圣殿兴趣颇深,当天处决完邪祟以后,就跟狱卒申请了外出。

      来到镇妖狱已有七日,每日以火为光朸,不见日㚒月晴阴。

      퉄 当走出通往地面的闸门时,外面的天光莫名让宁修产生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连空气都变得香甜了许多。

      “办完你的事情就速速回来,莫贪玩乱跑。”站在闸门口的守卫看着宁修提醒道。

      “知道了。”宁修点头应道,鐔大步走远。

      镇妖狱的入口处就位于伏魔司总部之内,想要去往三圣殿并不需要走的鑮太远。

      照着狱櫡卒口述的路线,宁修很快便找到了三圣殿州所在。

      不愧是由三圣联手打造的功法圣地,六殿相连,宏伟气派,光那殿门就有瘣两丈多高,人一走近便显得极为渺小。

      遽 待宁修走到门槛前,一位守门的老者拄着拐杖将其拦住:“止步,这里非伏魔尉不得入内。”

      “先生好,我是在镇妖狱里帮忙行刑的冠军营学徒,处决邪祟已满十数,被嘉嘗奖可以来三圣殿学习一门功法。”宁修ޤ出声解释道。

      “最近好像是有这个事,那你进去吧,记住功法一切靠背,没有拓本给‭你带走,一次只옝可待上三个时辰,时辰一到便得离开,违者必有责罚。” 䶁

      ܰ三个时辰便是六个小时,这么多时间对于宁修来说却是完全足够的,但时间需要花在关键上。

      老者说完,宁修섅并未选择立马走进三圣殿挑选功法,反而走到老者身前问道:“老先生,您应该对סּ这三圣殿里的功睠法非常熟悉吧,可否为在下推荐一些您认为可选的功法,让在下也好有个大概的目标。”

      老者摸着胡须:“你倒是机灵,说吧,你想修什么道。”

      大商以武、仙、佛三道最为盛行,证得一品境界之人不在少数,反观其他新兴大道人势较弱,能达一品者相对较少。

      宁修虽有熟练度面板,可也不会贸然踏入那些自挧己不熟悉的领域。

      他习练元阳拳一年多,辅兼修习横练功夫金钟罩,这便是武道中人。

      所以宁修想了想,还是回答:“武道。”

      “䷤冠军壈营不教内功,难道有这进三圣殿的机会,你就挑选一本内功修炼吧,一旦有Ϟ了内力便是踏入九品境,饖到时候加入伏魔司也容易些,我这里推荐你选《大日玄经》,这门内功主修武道下三品,还可以修出纯阳内力,用来对付邪祟是再合适不过了。”

      宁修以前只知大道三千皆以一至九品之分,却不知如何才算是九品,此刻听老者提及,脑海里顿时清晰了然。

      大道三千,任何一道都是九豶品,并有上中下三品之分៤。

      武道下三品主练内力与体魄。⟁

      自己体魄已经有金钟罩负责了,正缺一本像大日玄经这样的内功。

      “多谢先生指点,那我便去学内功。”

      拜别老者,宁修很快就在第二座相连的大殿里找到了《大日玄经》的书籍,静静翻阅默读起来。

      不过一个时辰,跲待宁修将整本书读透,面板上便出现了大日玄经的字样,算是已经初步掌握。

      将《大日玄经》塞回原位,宁修的目光不禁瞟向了书架上摆放着的其他书籍。

      此地无人监管,对于其他进入三圣殿的人而言,三个时辰光是用来学习一门功法都显得够呛,哪里还有其他闲心去学第二门功法。

      但宁修可没有这样的顾虑,眼下还剩两个时辰的充裕时间,只要不被人察觉,自己岂不是还能偷욨偷再学两门功法?

      望向四周,不见人影,宁修便伸手缓缓朝着一圾本书籍抓去。

      “老夫要是你,可不会这么做。”

      就在这时,头顶上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宁修心里一惊,明明自己已经观察了四周,眼下怎么会突然冒出其他人욪来。

      他抬头一望,便见一位约莫只有五六墐岁的金发童男,手持酒葫芦侧躺在书架最高处,即使二人之间隔着几尺远,宁修也能够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

      “哪来的小屁孩。”宁修心里疑惑道。

      啪!

      一颗尚未剥开的花生狠狠击中宁修胸口,狂暴的力道瞬间将宁修击退丈远,直到撞上不远处的另外一个书架才勉强ㄜ停了下来。

      宁修捂着胸口脸色诧异,他完㻬全没看出这颗花生是从哪儿来的,上面蕴含的力道极其可怕,若不是出手之人明显没有杀心,他这会早已被一颗小小花生给贯穿透体了。

      중 “老夫鹤山仙公,伏魔司里一般都管老夫称为鹤山真人,怎么,둂你没听说过老夫폡的名号。”金发㆑童男鸵单手掰着花生说道。

      ﷁ大쿎道三千,真人是属于仙道的独有称呼,并且一般只用来尊称仙道四品以上的高手。

      宁修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在三圣殿里看个书还能碰上一位仙道真人,当真是撞彩了。

      对方不知为何一把年纪了还能长得一副稚嫩模样,让自己产生误会,宁修只得无奈解释道:“前辈,我是冠军营学徒,对于伏魔司内的高手情况不太清楚,冒犯了前辈还请见谅。”

      “是冠军营的孩子啊,那不认识老夫倒可以谅解,但既已习得自己想要挑选的功法,为何不速速离去,还敢动了贪念,老夫观你应该是第一次来这,此次就不与你追究了,莫再有下次。”

      ඬ 宁修大为纳闷:“前辈怎么就肯定澀我已经习得了功法。”

      鹤山真人饮了一口酒笑道:“刚才老夫观你将《大日玄经》从头默诵到尾,脸上神情自信,作为看守三圣殿十年的人,谁有没有学会老夫一看便知,怎么?你还㥔想跟老夫狡辩一二。”

      “不敢,是晚辈犯错了。”碰到这么一个老怪物,宁修自然没有要与他反驳的想法,以后自己可还会再来三圣殿学习,万万不能与这位看守之人闹出岔子。

      虽未能多白嫖几门功法,但此次将《大日玄经》掌握,宁修也算是达成了目标,等回镇妖狱后继续处决邪祟,靠通用熟练度来提升境界即可。

      告鄎别鹤山真浱人,宁修转身便离开了三圣殿。

      看着宁修离去的背影,鹤山真人眯眼自语道:“邪祟搅得世道越来越乱,伏魔司连冠军营的学徒都拉出来补充人ޖ手,看来大商是真到窘迫地步了。”

      蠟 ……

      待在镇妖狱里的生活平淡如水。

      除了每日必须去处㲰决一只邪祟以外,宁修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修炼上面,偶尔贺云琅等冠军营的相识会来找他玩耍,宁修便抽空招待他们一二。

      只要在行刑时间之外,镇妖狱里的狱卒们对于这ᜬ些临时调来的少年们都是睁一只眼酳闭一只眼,不会多管。

      如此一来,日子虽然过得平淡,但也算是比在冠军营里时要自由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