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强?老师系列视频

      “前쿾辈这是要去追赶龙烟?”

      简要介绍了뗱一番龙烟䯎的手段后,明昭心头惴惴。

      他和千光被吸入土山时就明白,除非许诚施法放他们出去,否则凭借他们的修为绝难打破这件飞行灵器。

      在他们觨的经验中,结丹修士往往使用极品法器和砷灵器,前者基本用于辅助,如飞行、传信等,因为极品法器功用不差,又比灵器便宜许多,ꑳ故而是结丹修士非战斗用器物的主选。

      若是让他们掏出杀敌保命之艫物,就必须是攻击灵器和防御灵器了,这事关性命,轻忽不得。

      可谁知道这许诚一出手就是飞行灵器,빏而且蛉能遁地前行,足见其身家丰厚,不可小觑。

      而且以灵器的速度和结丹修士的强大修为,最多三日,他们就能追上龙烟。

      许诚看二人欲言又止,便道:

      “我们从天上飞去过于张扬,若龙停烟以凡人为质,即使我是结丹修⚂士,也不好轻易动手。”

      “晚辈冒昧问一句,前辈可是出身大宗?否ᚺ则杀쉄了龙烟,血神宗不会甘休,到时云霞坊㟝市必受牵连。”

      千光此前虽有猜测,但见到许诚Ѫ结丹的修䄙为,以及敢邀请他们二人为见证,悍然追击龙烟,便肯定其譟身后势力不小。

      “老道出身大宗不假,但⛖为防消息泄露,此番出手前不会言明来瓺历。等事情一了,二位自然知晓。”

      见许诚不愿说,明Ⱎ昭的脸色又苦了几分,千光却陷入沉思之中。

      许诚瞥慢了滺一眼千光,这老剑修有些智谋胆色,就是出身下品宗门,不然也是쟝有望结丹的。

      “掌柜的,依千光前辈所言,那龙烟是因为结天道之丹失败,才境界跌落,肉身衰退,可像他这等天才修士,又怎会因为区区宗门所属的店铺冲突就亲自下场?”

      金一仙认为,就算是结丹失败,天才毕竟是天才,又怎么会对这等琐事如此上心?

      “呵呵,那杆血幡就是龙烟的!他身为血神宗的天才修士,귻暗地里想害他的人绝不会少,那些人半年前使计破了血幡本源,龙烟遭到反噬后自然结楨丹失败。

      这个买卖,⸊划算的很!

      不过说起来,天道之丹又岂是那么맘好结䲳的?ࣧ就当时没有被暗算,龙烟结丹成功的蝹几率也不到一成,还不如我这个无道丹呢!”

      许诚语气感慨,摇了摇头。

       直到此时,金一仙才明白丁뮯成道偷鷹血幡的来龙去脉,不由厌恶心起。

      Ḻ凭什么血神宗内斗,要牵䵮连无辜?乘黄院又做错了什么땭,导致无端被屠? 瞭

      想来想去,他又把心思放回到䞔了法器这种렗东西上,意识到法器믌用好了是极大助力,可一旦被破坏本源,必定对主人心神造成瓚影响。

      寻常时候倒也没什么,若是在紧急关头,如在战斗中,便极易生出破绽,片刻间就能分出生死。

      ——————픴

      龙烟盘膝坐在船头,有些心神不宁,身后的童子们隐隐约约传来了交谈声,显示着他们的兴奋。

      他没有㗾回头喝止,而是默察自己的元气⒜和肉身,然后叹ស了口顛气,还不到八十岁的年纪,就触碰到结丹这个境界,算是非常年轻了。

      若是几年内能够成功迈出这一步,他将成为血神宗近百年来恮最有天赋诮的ゝ几人之一。

      而且宗门内针对他的魑魅魍魉将烟消೭云散,甚至还会有不少人来巴结他,逢承他。

      可是他失败了,肉身衰败,修为持⸉续倒退,在未来百多年里将倒退到筑基初期,然后慢慢等寿命终结。

      쁧龙烟不甘心,甚至极度后悔把血幡交给龙屠,这个师兄是门派内的椄边缘人物,几十年前就来云큁霞坊市养老㤞等死。

      他估计那些人不会痶注意到龙屠,所以赌了一把,让龙屠去修复血幡,等他结丹成功,自然会给一⎏些好处。

      血幡是他从炼气开始就搜集材料,筑基后请亲近的长老打造გ而成,攻、防、辅一体,他很是珍爱。

      因此在筑基后,龙烟就将血幡炼为本命法器,帮助他度过了很长一段艰难岁月,是件不可或缺之物。

      龙烟出身世俗,这类弟子有两个特点:一是弱,经常被世家弟子打压;二是穷,一件法器能让他们用到报팂废为止腔。

      他身为天才큏弟子也不能避免,总有世家的长翭老以各种理由克扣资源,总有危偵险的任务安排他去完成。

      如果他结丹了,血幡用来攻防就不再合适,但还能辅助修炼,即使破损严重,只要㠫没伤及本源,修复后在结丹初期还是能用的。

      正ሓ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破绽被那群日日夜夜想拉他ℼ下马的人粉找到了,结᫴丹也就此无望。

      龙烟已经在血神宗内失势,他很銨清楚未来不会好过,但还是想报复,不能直接动手,他很明白。

      那就杀鸡儆猴,让他们看看,自己꣕就算修为怬倒退,但脑子还在㗌,法术也未生疏,不是可以随便駖欺负的。

      此后消息传来,是家힖贼鶱,一个炼气管事偷了血幡,又在坊市内大开杀戒,趺被另一ت个筑基散修杀了,连血幡也成了他人战利品。

      龙烟想要回血幡,竟然被拒绝,那个筑基散修甚至还搬出东海道盟来,但又有何用?

      鸡,就是他了!

      再度䎗回首看了一眼船舱,龙烟忽然觉得,他还是显得太软弱了,他应该想的是东山再起,他甚至连껴血神宗都不想再回去了。

      那么,有两具年轻的、活泼的、天䶤赋异禀涵的肉体在,还有什么比这更有希望的事吗?

      夺舍!

      这是龙烟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然쮝后不可遏制的疯狂滋憱长起蟑来。

      以他如今还接近虚丹的修窙为,和历닻经磨炼的神魂,夺舍一个炼气中期的孩童,难度应该不大。

      选谁呢?

      恙龙烟自身━是上品水灵种,凭借日夜修炼和法术优势,成为了血神宗血榜前三的天才。

      瞎 但夺舍以后,自己原本的水灵种就不能提供助力⨖了,而且神魂会虚弱好几年,唯一有用的是自己从炼气到结丹前的修炼经验。

      既然如此,就选一个修炼魾速度更快的吧,能弥补神魂虚弱期浪뺔费的时间,只要ꮸ在二十岁前筑基,他就有机会加入上品宗门!

      极品水灵种,就是他了!

      虽然有失败的风险,但修真道路上何尝没有风险?比起落寞的下半生,龙烟更愿意轰轰烈烈赌一把。 竌

      虽然未来有被云霞坊접市的人认出的风险,但如果离៱开此地、低调行事,࿢过个五六十年再出去抛头露面,还有谁认쫻识他呢?

      想到这里,他的心陡然火热訹起来,身体也禁不住微微颤抖,什么报复世家弟子,什么杀鸡儆猴,哪有自己重启道途来得重要?

      龙烟再也忍耐不住,蔕手间印诀一掐,正要将飞行法⸗器调转方向。

      뼚忽然,“轰隆”一声,船舱破了个大洞!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